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3246阅读
  • 22回复

【原创】【神剧同人】绿珠

楼层直达
级别: 论坛游侠
发帖
135
金钱
59
威望
380
贡献值
23
交易币
0
— 本帖被 玉清音 从 十年回望 移动到本区(2016-12-13) —
\8ZNXCP  
绿珠 !T)>q%@ai  
Pe.D[]S  
I6_+3}Hm{  
楔子 cA kw5}P   
&[uG fm+@  
h?sh#j6  
神功元年(公元697年) 十一月 tti.-  
v)06`G  
R0WJdW#  
“鸾台:訏谋房帷,秉钧之任为重;典综丝纶,挥翰之才是属。银青光禄大夫守纳言上柱国汝阳县开国男狄仁杰,地华簪组,材标栋干。城府凝深,宫墙峻邈。有八龙之艺术,兼三冬之文史。……” t@\0$V \X  
l; 4F,iI  
_ kS us  
狄仁杰撩袍跪倒在地,听着传旨侍卫平淡的声音:“……可守内史,散官勋封如故。主者施行。” 827N?pU$)  
6 S8#[b  
IaB A2  
狄仁杰重重地叩下头去:“臣领旨谢恩。”他几经宦海沉浮,曾高居相位,也曾身陷圜土。皇帝拜他为内史,这听来兴许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c72/e 7gV  
LS`Gg7]S  
x AI<<[-  
他蓦然发现自己神思恍惚起来。有那么一瞬,他都不知自己在想些什么。 M1:m"#=  
J<2N~$  
8r5j~Df  
神功元年  十二月初 武承嗣府邸 #8A|-u=3  
&wJ"9pQ~6E  
Ky+TgR  
“意气雄豪非分理,骄矜势力横相干……骄矜势力横相干……”武承嗣手捧衣带,恼怒之下竟浑身颤抖。一旁的小厮不敢多言,只得默立在他身侧,抬眼看他面色可有转好。 )vw3Y88  
83@+X4ptp  
_M?: N:e  
武承嗣掷下衣带,道:“那窈娘尸身现在何处?抬过来叫我看看!” [bAv|;  
E 0YXgQa  
f@ySTz;u  
小厮心下苦不堪言,只得战战兢兢地道:“那窈娘夜里偷着投了水,教水泡了一夜,现下、现下……老爷您还是别看的好。” jYU#] |k~  
P/27+5(|  
rVkHo*Q  
神功元年  十二月初 尚贤坊 WHU& 9N  
Ls9G:>'rR  
c|  E  
已近三更,狄府书房仍烛火通明。 A w83@U  
R!:1{1  
|[gnWNdR$M  
狄仁杰提笔思索片刻,划去原来的那句,重新写上:“近者国家频岁出师,所费滋广……有损无益,转输靡绝,杼轴殆空。”他笔尖停了半晌,朝着李元芳笑道:“元芳,去给我查查‘王事靡盬,不能艺稷黍’这句子,《诗》里头究竟是不是这般念的?老了,记不住了。” \i{=%[c  
KnlVZn[3t  
GX\/2P7CZ  
李元芳正在一旁研墨。他双手修长,与黝黑的墨色一衬,更显白净。听闻狄仁杰这样说,他脸上带了淡淡笑意,道:“大人哪里老了?倒不如说这么晚了,大人是困乏了才记不起来。”说着,他从书架上去下《诗》来,翻至唐风一章,道:“不错大人,正是‘王事靡盬,不能艺稷黍’。” C0'Tua'  
 Y]P]^3  
* ,,D% L  
狄仁杰点点头,抬起笔继续写到:“……越碛逾海,分兵防守,行役既久,怨旷亦多。昔诗人云:‘王事靡盬不能艺稷黍。’……”他提笔蘸了蘸墨,正对上李元芳那双眼睛。 aVd{XVE  
(ZDRjBth[  
yt$V<8a  
李元芳笑道:“大人,您还是去歇息罢。明日再写也不迟。” U1B5gjN  
oMcX{v^"  
n ,`!yw  
第一章 4u A ;--j  
.BZw7 YV  
8\/E/o3  
圣历元年(公元698年)初 6dV92:  
#|)GarDG  
mq >Ag  
《唐国史补·卷下》:“凡拜相,礼绝班行,府县载沙镇路,自私第至子城东街,名曰:沙堤。” #N wlKZ-  
` Y"Rh[C  
S-g`rTx  
沙堤之上落了雪,湿滑难行,好在这路狄福是赶惯了的,他裹了裹披风,微微呵了口气,便接着低声吆喝起拉车的马来。 {^5r5GB=*  
|{<g-)  
=#SKN\4  
狄仁杰掀起厚厚的车帐,洛阳城曙光熹微,身边的火把亮得有些晃眼,街道安谧,几乎只有马蹄嘚嘚的声响。他开口唤道:“元芳?” Z'hW;^e%_z  
Xb5n;=)  
8 }nA8J  
李元芳骑马跟在车架的一侧,他身着千牛卫铠甲,修身玉立,又如往常一样沉默寡言。此刻听到狄仁杰唤他,便稍稍勒定了马,道:“大人,怎么了?” .^fq$7Y}7  
Xq 1n1_Z  
hT#[[md"  
狄仁杰打量了他片刻,笑道:“早知就该叫你多衬件襕袍,怎样,冷么?”李元芳摇了摇头,道:“卑职哪里有那么娇气,倒是大人您别受凉了才好。”他在马上一低身,顺手要给狄仁杰整理帷帐,却瞥见狄仁杰鬓间白发,看得分明。 dt<PZ.  
8!'#B^  
H@.j@l  
他平时夜里伴着狄仁杰处理公文塘报,这已然是看多了的,此间却不知为何,心下蓦得一酸,轻声道:“教大人劳心了。” ]@)X3}"!  
"n=`{~F  
Nj@k|_1  
狄仁杰摆摆手,道:“你这孩子。” X )$3sTj  
]4@_KKP  
b(&2/|hd  
远处,辉煌壮丽的宫殿露出一角,伴着清晨初升的朝阳,投下些微薄却阴沉的暗影。檐庑上垂下大红宫灯,灯下缀着金玉穗坠,在冬日凛冽的寒气里微微摇摆。 7AX<>^  
4t|ril``]  
x;?4AJ{  
一马一车方至永泰门,天色仿佛突然间大亮了起来,周遭的车马也多出许多。狄仁杰掀开车帘,四周看了一眼,轻声笑道:“真热闹啊。”李元芳听出他言语里不同寻常的意味,也未多话,只是道:“大人,您小心些。”便扶着狄仁杰下了马车。 kS%FV;9>(  
bW7tJ  
snK$? 9vh  
便在此时,远处两辆象辂车缓缓驶了过来,那车朱里通幰,颇有些华丽。狄仁杰见了,微微皱了眉,周围有其他王公大臣见了车架,也止了攀谈,低声询问道“那是谁家的?” \SHYwD}*Pr  
3?|Fn8dQR.  
Ia=wf"JS)  
李元芳道:“大人,走么?”狄仁杰点点头,两人遍朝着明堂走去。自几年前原来的明堂被薛怀义一把火烧了个干净之后,武则天又下旨重新修建,可以说是“所费以万亿计,府库为之耗竭”。狄仁杰也曾上表劝谏,可惜石沉大海再没了结果。 :Ag]^ot  
%M2.h;9]*\  
;cH|9m:Y  
此番武皇铸九鼎成,便令宰相、诸王率卫兵十余万人,并仗内大牛、白象共曳之,自洛阳玄武门曳入明堂之庭。为体恤众臣,皇帝特旨让年老或年少的诸臣王公前往明堂观礼。狄仁杰此时已年近古稀,身体多有不便,自然在此之列。李元芳只在朝中挂着检校将军的闲职,也没领到这差事,此时也伴着狄仁杰来到明堂。 gYn1-/Z>I  
>_!pg<{,  
N)K};yMf  
便在此时,背后传来一阵碰撞声音,众人回头看去,原来几辆车架不小心碰撞在了一起,除却方才那看到的陌生象辂车,另一辆是武官乘坐的革辂车。雪后道路湿滑,这也是常有的事。 Qr Dzf e[  
O8(;=exA  
TR L4r_  
那革辂车中却下来一男子,那男子身材矮小不提,面相极是凶恶,张口便吼道:“谁挡着本将军车架!”他见那象辂车上赶车仆役不说话,便冷笑道:“你这不长眼的东西。”——此人正是金吾卫大将军武懿宗。他在朝中做得多是为人不齿的事情,却仗着有皇帝姑母做靠山,为所欲为。狄仁杰见他,只是微微皱眉,李元芳却冷哼了一声,轻声道:“好大的威风。” 6;60}y  
kj~)#KDN  
_A|1_^[G(  
这时,左边那辆象辂车的车帘被人猛得掀开,传来一声脆脆的童音:“这是我家的朝堂,干你何事,你倒要在此教训我的仆从!”听声音此人不过十二三岁,其中气度岂止万千,听得狄仁杰心里一惊。 ,>A9OTSN\  
GM U.Kt  
D|/Azy.[  
李元芳心下疑道:“这是谁?” H0Qpc<Z4/  
wv>Pn0cO  
}0 0mJ]H(  
他正度量间,旁边象辂车中又下来一人,这两少年都不过十三四岁的年纪,穿得并非多豪华精致,却端严整洁,自有一度隐隐的气势。 \j !JRD+j  
g e)g?IP4  
{(]B{n  
狄仁杰微闭了眼,道:“果然。”他见李元芳仍是不解,便道:“说话的那是临淄郡王,他旁边是他的兄弟衡阳郡王……都这般大了。”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飞光飞光,劝尔一杯酒。吾不识青天高,黄地厚。唯见月寒日暖,来煎人寿。
级别: 护兔鼻神
发帖
2550
金钱
994475099
威望
174273
贡献值
621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2015-11-12
咦?窈娘的故事? : &! >.Y  
不过我记得武承嗣死得早…… oqM(?3 yv  
所以楼主是打算在这个窈娘身上做些文章了?
级别: 护兔云神
发帖
2297
金钱
20894
威望
18686
贡献值
6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2 发表于: 2015-12-07
这里还有吗                      
级别: 论坛游侠
发帖
135
金钱
59
威望
380
贡献值
23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3 发表于: 2015-12-26
回 1楼(苏颐白) 的帖子
     嗯呐…… 差不多就是这个思路啦
飞光飞光,劝尔一杯酒。吾不识青天高,黄地厚。唯见月寒日暖,来煎人寿。
级别: 论坛游侠
发帖
135
金钱
59
威望
380
贡献值
23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4 发表于: 2015-12-26
回 2楼(记忆悠远) 的帖子
     期末考试周,考完了就回来写   
飞光飞光,劝尔一杯酒。吾不识青天高,黄地厚。唯见月寒日暖,来煎人寿。
级别: 论坛游侠
发帖
135
金钱
59
威望
380
贡献值
23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5 发表于: 2016-02-16
,O;+fhUJ(  
狄仁杰微闭了眼,道:“果然。”他见李元芳仍是不解,便道:“说话的那是临淄郡王,他旁边是他的兄弟衡阳郡王……都这般大了。” +1] xmnts  
qOi3`6LCV  
李元芳听了一愣,道:“相王家的么?不怪先前都不认得。”他见狄仁杰满面疲倦的思虑模样,便没再说下去。谁料此时,背后传来一声脆脆的“国老!”,再看时,两位郡王已到了眼前,一脸的镇定自若,却是丝毫不将武懿宗放在眼里的样子。 Mb2rHUr  
: q+D`s  
还未等狄仁杰开口,临淄郡王便开口道:“国老可是不认得我俩啦?”他眸子里带着盈盈笑意,半真半假的倒也讨人喜欢。狄仁杰躬身道:“老臣怎敢不认得衡阳、临淄二位郡王?”李元芳也跟着躬身行礼。这片刻,又有一架马车辚辚驶到几人身边来,那厌翟车雕饰精致,又缀着红锦络带,车帘一掀,竟是太平公主。 :6 \?{xD  
%mv9+WJN.  
太平公主行礼道:“国老、李将军。”又转眼看着两位郡王,道:“你们俩可真是一对儿惹事精,也不怕金吾卫的大将军告你们状去。”她虽说着,却是丝毫没有怒气。 b O:m^*  
yQ3*~d~U|L  
临淄郡王却道:“由他说去,我才不怕他!”他转眼看了狄仁杰和李元芳,道:“金吾卫的大将军又如何,有千牛卫的大将军厉害么?”几人听了他孩子言语,都不禁笑了。衡阳郡王牵了牵他弟弟的衣袖,道:“三郎,别没遮没拦的。”听明堂里《庆善乐》的声音已然奏了起来,三拨人道了别,便各乘着车架往明堂行去。 KioD/  
5nhc|E)C  
明堂里头一片灯火辉煌,鼓声连连,伎者裙袖翩飞。李元芳扶着狄仁杰坐了,自己在狄仁杰身侧坐下,道:“大人?临淄郡王他……” j1LL[+G-"_  
 FsbX{  
狄仁杰道:“你莫要担心,武懿宗他甚么德行,圣人心里明白。只没想到他笃定认得你,李将军可真是大大的有名。” ?D^l&`S   
A^a9,T  
李元芳面色一红,道:“大人又取笑卑职。说起来,那两位郡王卑职倒真的不曾见过。” #&hu-gMV  
f17pw J~=  
狄仁杰道:“衡阳郡王自小迁往其汤邑地,此番料想也是才回的京城;至于临淄郡王,恐怕他记事不久,相王家人就被圣人旨意圈禁府中了。你不认得那是自然。他叫得出你,定然是有人教他。” g!k'tizYD  
<( 0TK5  
前来攀谈搭话的人来了一拨又一拨,说的多是堂面上的恭敬官腔,明堂下众人的欢呼声也越来越近了。木上有火曰鼎,君子以正位凝命,那九尊大鼎周身饰窃曲纹,庄重拙普,不知耗费多少人力时日才得以铸成。堂皇间,正是一派太平盛世。[size=; font-size: 12pt,12pt]
飞光飞光,劝尔一杯酒。吾不识青天高,黄地厚。唯见月寒日暖,来煎人寿。
级别: 论坛游侠
发帖
135
金钱
59
威望
380
贡献值
23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6 发表于: 2016-02-16
woJO0hHR  
第二章 Ml` f+$  
L;=:OX 0  
政事堂 ]w.:K*_=  
f?T6Ne'  
“胡闹。”王及善将手中的一沓纸狠狠掷下,草拟制举试题的黄油纸击在桌上,“唰”得一声叫众人面面相觑。此人年轻时袭军功一步步作上了地官(礼部)尚书,却是个因循守旧的人物,前些日子属下的令史为了方便,将上朝时骑来的驴子牵进官署,被他知道后大怒,硬是将驴子以古律无凭、不合规制的理由全赶了出去,一时传为笑谈。 U7d%*g  
6/@"K HHVe  
王及善说完便觉讪讪。此次制举,试题本是由礼部祠部司会同凤阁几名舍人共同出题,他自己发得好大脾气,却忘了一边的内史狄仁杰。 2mAXBqdm  
jZu">Eh,  
狄仁杰笑道:“王‘大仪’言之有理。夫佛者,夷狄之一法也。”他站起身来,缓缓道:“孔子曰:‘敬鬼神而远之。’圣人崇佛,以祈福祥也就罢了,何必连累至科举制举,向读儒道经学的生徒问些释家道理呢?” )=TD}Xb  
^~Nz8PCY  
张柬之却道:“怀英,你明白圣人的性子,拿这种小事拂她兴致,反而不美啊。” rMIr&T  
57e'a&}e  
狄仁杰思虑片刻,道:“不知姚元之可有良策?”须知姚崇此前一直在地方上做官,加凤阁鸾台平章事之衔的时间更短,众人商量来商量去,却没料到狄仁杰会特地地唤他出主意。 WJBi#(SY  
rD)yEuYX  
姚崇拱手道:“国老,姚崇不才,无有良策,只是……”狄仁杰道:“元之但说无妨。” U2z1HIs  
zRPX mu{t  
姚崇道:“此事说来也不复杂,不过释家受圣人倾爱,故此吩咐制举出些策问罢了。依姚崇之见,倒不如反其道而行之,把佛家经典放在一边不管,改出如何解决佛家势大造成的诸多问题。圣人耳目清明,不会不知这些事的。国老以为如何?” l`8S1~j  
=8 S*t5  
还未等狄仁杰开口,门外便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圣人召见,狄国老可在?” &gxRw l  
5qtZ`1H q  
狄仁杰闻言,便走了出去,问道:“发生什么了?”那人奔得连连喘气,只道圣人令国老立刻去明堂,马匹车架也已备好。 [_6_A O(Z  
!K^.r_0H.  
政事堂里的几位宰相也都走了出来,张柬之道:“没了你来秉执政事笔,制举策问之事该当如何?”狄仁杰笑道:“柬之不必多虑。”言罢,马车夫一抽马鞭,车架转眼就不见了。 _2+}_ >d  
XL>v$7`#  
张柬之转回政事堂里,却看见姚崇正看着一卷写得密密麻麻的绢纸,上面正是狄仁杰的笔迹:“我皇光膺天授,托降阎浮,弘八解之要津,启四禅之幽键,济含生于彼岸,证圆果于中天……然则经行之所,在释氏而含容;朱紫分区,谈王化而期切。施张之术,去就何从?” WCT}OiLsL  
e eb`Ao  
张柬之摇摇头,心道:“这老狐狸。” p x1y#Q  
WGFp<R  
明堂 j|"#S4IX)F  
VqqI%[!Aw  
明堂被兵甲围得有如铁桶,教人想不起昨日里的笙歌婉转、旖旎衣袖。 eAN]*: ]g  
FWI<_KZ O  
李元芳见狄仁杰车架到来,便急忙迎上去,道:“大人,您慢些。”狄仁杰看他样子,便笑道:“你怎么来了?”李元芳道:“本想去政事堂接您过来,没想到皇帝旨意太急,我便知道必定不好了,便带了千牛卫过来把现场围住,免得教他们踩乱了。” NNSHA'F,.\  
x o2PxUO  
狄仁杰笑道:“有长进。”又正色道:“这儿怎么了?” \U $'3M  
mUY+v>F  
李元芳道:“明堂里死了九个人,颇有些蹊跷。司刑寺(大理寺)、将作监还有司属寺(宗正寺)的大人都来了。” $qG;^1$  
| Qo`K%8  
“司属寺?”狄仁杰惑道,“他们来做什么?来的都是谁了?” 9x@( K|  
GlkTpX^b  
李元芳微微一顿,轻声道:“卑职不认得,约莫是正卿少卿罢。”他素在军中,又是少言寡语的性格,相识的多是千牛、监门卫里的将领。[size=;font-size:12.0000pt,12.0000pt]
飞光飞光,劝尔一杯酒。吾不识青天高,黄地厚。唯见月寒日暖,来煎人寿。
级别: 护兔云神
发帖
2297
金钱
20894
威望
18686
贡献值
6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7 发表于: 2016-02-16
意外的一个大沙发             坐稳了慢慢看        
发帖
1513
金钱
30101
威望
5628
贡献值
27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8 发表于: 2016-02-16
阿鼎终于更文了!好激动啊!我真佩服你们的记性,我要是有几天不更思绪就连不上了,你过好几个月还能写得这么连贯。
发帖
1513
金钱
30101
威望
5628
贡献值
27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9 发表于: 2016-02-16
阿鼎古典文学功底深厚,语言唯美,你的文总让人读得很舒服,文中元芳很可爱。(可不要太虐呦!!!)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认证码:
验证问题: 请输入子健在《英雄》中饰演角色的名字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