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12336阅读
  • 119回复

【原创】【神剧同人】幽兰生前庭(全文完结)

楼层直达
级别: 论坛游侠
发帖
135
金钱
59
威望
380
贡献值
23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10 发表于: 2015-06-27
]%K 8  
十五日后 七月十八日 4l~0LdYXKm  
洛阳 狄府 西跨院 \dL# PI3  
A S#D9o  
3 #zw Y  
狄春只听得门前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跟着便是两声轻微的敲门声。他用胳膊拐捅了捅倚在床边、半睡半醒的沈涛,接着打开房门——正是前来换班的张环、肖豹二人。 P|S'MS';:  
fJ?$Z|  
vh~:{akR  
张环手里端着个漆盘,上面摆着一只青瓷碗,里头是满满的汤药,瓷碗边上还放着些许白药绷带。他看了沈涛身后依旧昏睡的李元芳一眼,低声问道:“李将军如何了?” kXq*Jq  
Wkk=x&  
90pk  
狄春帮着他把漆盘放在床边的一方木柜之上,摇头道:“还是老样子。”张环听了,道:“你俩累了一宿了,先去歇息吧。” ] g/% w3G  
J@{yWgLg  
3huT T"G  
狄春、沈涛点了点头,便轻手轻脚地朝门外退去,刚出房门,狄春像是想起了什么,朝着张环、肖豹道:“老爷昨夜里看了半宿,过了三更才回自己屋里睡下,你们别去吵他……要是李将军有什么情况,先让孙太医看看,孙太医就在后院的第一间屋子头歇着。”见他两人点了点头,狄春又道:“李将军应该不会有甚岔子了罢……老爷毕竟年纪大了……” &S.zc@rN  
Z' 0Gd@/  
XB &-k<C  
出了李元芳住的那间屋子,便是西跨院里头的一处小花园,平日里李元芳常在这里演武练刀的。花园里种了些兰花,这会儿开了大半,满院子的淡素香气。 4:=eO!6  
S-8O9  
&8Cuu$T9)  
秋日里朝升的太阳带着些暖和的意思,教人几乎再也不想回到那秋雨连绵的日子。狄春想起十五日前的那个夜晚,只见得老爷跟着一小队千牛卫急忙回府,担架之上抬着个人,消瘦万分。他心下知道多半是李将军不好了,便跟着奔了过去,谁知道狄仁杰却匆匆写了个几个帖子,让他叫几个小厮,骑快马分别去太医院和尚药局,将连着风春来在内的几名太医都唤来。 2w=0&wG4K  
vXnTPjbE  
?Rl?Pp=>  
他当时吓得不轻,看着狄仁杰的面色又不敢多问,便领命而去。那夜西跨院的烛火亮了整整一宿,狄府里来来往往的都是在厨房和西跨院间奔波的小厮。风大雨大,众人手里提着的灯笼便飘摇不断,里头的那点亮光几近欲灭。 .Lrdw3(  
&Jj^)GBU  
}6P]32d  
到了清晨,狄仁杰才将他唤去屋里,他看着屋里榻上面白如死的李将军、满脸倦色或站或坐的几名太医,还有双目微闭的狄仁杰,似乎明白了些什么,又不敢开口。半晌,狄仁杰才缓缓道:“狄春,等过了晌午,便去市坊里头寻几个扎白棚的匠人罢,寿衣棺材也去凶肆的置备些……”听得狄春眼前一阵发黑,“老爷,李将军他……”狄仁杰微微摆了摆手,狄春便不敢再说。 g]C+uj^  
%Gn(b 1X  
AZ5c^c)  
立在一旁风太医又给李元芳看了看脉,道:“国老,您……可要千万保重啊……”见狄仁杰不说话,他又跟着道,“是我等无能。” EX8:B.z`57  
nTj Q4y  
-5A@FGh  
狄仁杰摇了摇头,道:“风太医不必,元芳的伤我心里自是有数……只是……”他几欲开口,却什么都说不出来,只是朝着那几位太医深深一揖,道:“老夫代元芳谢过诸位太医了。” uJG^>B?`b  
.N] ^g#  
x>5#@SX J  
那几位太医连忙回礼道:“卑职等那里当得起国老如此大礼!”跟着便说了些宽慰的话。狄仁杰听了也未说什么,只是让狄春带着太医们去花厅用些朝食,自己则留在了屋内。 * Yov>lO  
9 4W9P't  
lN1T\  
方到晌午,狄春便唤了张环一起去南市,张环听狄春这般说法,当场便蹲在地上痛哭了一场。两人咬着牙找了两三个手艺最精湛的匠人,由张环带着先回府去,狄春自己则去凶肆看了棺木寿衣。待到他回到狄府,灵棚已然扎起了一小半,府里上上下下的小厮都是面有哀色,李元芳手下的千牛卫更是不必多说,谁都未曾想到,几日前出府时还好好的李将军,怎么就成了这样。 b/]C, P  
SR~~rD|V  
GVY_u@6   
到了傍晚时分,却听得有宫中力士前来传旨。谁知道事情在这之后便有了些起色。狄春想着,那几个太医仍留在府里给李将军看伤,老爷又吩咐灵棚不须再扎,便是说明李将军还有的救。 LP_ !g  
a&ZH  
p=9G)VO  
一连过了五六日,狄春又被狄仁杰唤去,这才知道李将军性命应该无有大碍了,只是满身的伤病还须静养。这几位太医皆有公务在身,也不能时时刻刻地在狄府里候着。当下便商议好,留了孙太医在府里帮着狄仁杰,其他的太医各回府去,又让狄春和张环李朗几个,轮班照顾李元芳。 =g/K>B  
50rq} -  
/5suyM=U  
狄春见李元芳侧卧在榻上,盖了床被褥看不见身上的伤势,想来也定是裹满了绷带。狄仁杰跟他和张环李朗等人说了些需注意的事情,又说元芳到现在也还未醒过,你们一定要小心在意云云。狄春见狄仁杰满脸的倦色,眼中也是血红一片,便都劝他去歇会儿,让孙太医先来守着。 ^fS~ va  
"v jFL9  
j4H,*f c  
如此又过了十来日,便到了今日的清晨。这些日子李元芳的伤势反反复复,时不时也说些没人懂的胡话,好在情状都不算极危急。狄春看着那满园的兰花,总算是松了口气,“好在这大雨没把兰花都淋折了,要不然李将军定会有几分难过的。”他想。
飞光飞光,劝尔一杯酒。吾不识青天高,黄地厚。唯见月寒日暖,来煎人寿。
发帖
1513
金钱
30101
威望
5628
贡献值
27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11 发表于: 2015-06-28
武奶奶还挺下本的,把自己的宝贝丹药送给乖乖了,总算良心发现了。将军如兰,历经风雨,幽香不减。
发帖
1513
金钱
30101
威望
5628
贡献值
27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12 发表于: 2015-07-04
回 110楼(格子阿鼎) 的帖子
阿鼎,该该更更文了吧?!快来救芳乖呀!       
级别: 论坛游侠
发帖
135
金钱
59
威望
380
贡献值
23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13 发表于: 2015-07-21
C>u 3n^  
还没待他走出这小小的院落,便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这张环,又把狄府当做千牛卫的校场了”,狄春心下暗自腹诽道。还没等他回过头来,便听见那脚步声由远到近,又由近到远,只留下一句匆匆的“李将军醒了——” k g61Dgu  
M$?6 '  
EUn"x'   
=%u|8Ea*`  
]Tl\9we  
X|QCa@Foe  
'; dW'Uwc  
洛阳 城中行馆 <  t (Pw  
:fYwFD( 9  
ZYt __N  
暾欲谷看着眼前的那人,终究是叹了口气:“你性子仁厚,像你的母亲。”他有意未称默棘连的母亲为“母可敦”,话语里显是带了怒意。 X@:fW  @  
RsD`9>6)  
,1[??Y  
阿史那默棘连用那一双黑色的眼睛看着他,一言不发。 \l:g{GnoT  
@NNLzqqY  
:|M/+XPu  
暾欲谷道:“你已经十九了,在汉人的规矩里,就是快要加冠的人了……可你还是这般小孩子心性。” ,4Fqvg  
$048y X 7M  
yUW&Wgc=:  
6}T%m?/}  
KY`96~z  
默棘连道:“我又不愿做什么可汗,我从来都不愿做什么可汗……阙特勤他不比我好么?!” i f<<lq  
kxW>Da<6  
<gdgcvd  
暾欲谷轻声道:“阙特勤是你的弟弟。” DjzUH{6O  
7F(F.ut  
~J-|,ZMd  
默棘连一声冷笑道:“那迁善可汗(注:就是阿史那默啜)就不是我父可汗的弟弟?!” @7s,| \  
x"8ey|@&,  
GD[ou.C}k  
暾欲谷被他说得竟无话可说,半晌道:“你莫要耍这小孩子脾气。” Dsj|~J3  
n<:d%&^n  
>I& jurU#  
默棘连道:“我可没有耍什么小孩子脾气……”他一掀帘子便要离开,又突然转身道:“我迟早要杀了匐俱(注:阿史那匐俱,阿史那默啜的儿子,曾被封为拓西可汗)。” NVJ&C]H6  
+F o$o  
F[CT l3X  
nF<y7XkO  
@mx$sNDkL  
28R>>C=R  
Pc(n@'m~  
洛阳 狄府 西跨院 )@, 90Vhh  
TH>?Gi) "  
`pi-zE)  
狄仁杰将李元芳身后的靠枕稍微挪了挪,道:“这下好了。”他又探了探李元芳的脉,笑道:“还得委屈李大将军再躺些日子。”他这么称呼,除却打趣的意思外,也是叫李元芳放心。 "%E-X:Il#  
ov`^o25f  
=_RcoG/^~  
李元芳淡淡地笑,偏着头看他,道:“大人……皇帝可说了些什么?” %{7_E*I@n  
dK}WM46$   
.Iw ur;/\  
狄仁杰正将安神汤端起,这会儿又放下去,道:“皇帝那边你放心便是,杜景俭大人也无恙了。” Dxt),4 %P  
"x(>Sj\%I  
f]tv`<Q7  
李元芳点了头,他刚刚从一片昏迷里挣扎着醒来,怕吵,狄仁杰便叫那帮喜气洋洋的小厮和几个军头都暂且在别处歇会儿。这会儿西跨院里只有他们两人,静得连秋日阳光落地的声音都听得见。 /l,+oG%\  
d>%gW*  
p)B33Z zC  
李元芳缓了一会儿,又道:“大人……您是有什么事儿要跟卑职说么?”他见狄仁杰满脸的不急不缓,说话都有几分怯怯。 C4QeDvpI  
m'cz5mcD  
$#%U\mI z  
狄仁杰只笑道:“你刚醒,也莫要劳累了,好生养着便是。”李元芳面色却是一变,急道:“大人!那密信……”他说得太快,一时间乱了本来就微弱的气息,咳得便是止不住。 "]V DY)  
G2.|fp_}pG  
z Yw;q3"  
狄仁杰连忙扶住他,待他气息平了下来,一边抚着他瘦棱棱的后背,一边无奈地叹道:“到底瞒不住你。” 60!1 D>,  
e`i7a h;  
\6{krn|  
李元芳道:“卑职当日在永昌馆驿,便知晓了,当时只是担心再不能回来禀告大人……”他说得平静,狄仁杰却低声道:“元芳,确是委屈了你。”他又微一闭眼,想到李元芳在推事院里忍下的种种苦楚,心下便是一酸。 *GQDfs`m  
B:4Ka]{YO  
aaDP9FW9e  
李元芳道:“大人,若是卑职没有猜错……那日永昌馆驿是有两批人,是么?” Sw~(uH_l  
X1+ wX`f  
w OI^Q~  
狄仁杰点点头,道:“是。” JVtQ ,oZ  
<,"4k&0Q>V  
HPg3`Ul  
李元芳道:“一拨必是梁王的,那还有一拨呢?”他对朝中的纷乱斗争其实并不熟悉,想来想去能在这事里掺合的也就那么几个,可谁又都不像。 r-}-C!  
:ygWNK[ 6D  
jMM$d,7B  
狄仁杰从袖中取出一枚精致的朱果金符来,对李元芳道:“你看看这个。”李元芳正要从床褥里伸出手来,看着狄仁杰的面色便笑了,赶紧将包扎地层层叠叠的手缩了回去,只是打眼来看。 $9 +YNgW>  
dBSbu=^$)  
y<pnp?x4  
那朱果金符雕得精巧玲珑,花纹也是百般细腻,却并无有篆字。李元芳打量了一会儿,道:“卑职眼拙,真的不知,难不成是内卫么?” 3 iRA$C-p  
_]b3,% 2  
[}OgSP9i  
狄仁杰笑道:“内卫倒是有掺合进来,但这不是内卫的。”他指了指金符上雕刻的图案,“你看,这是什么?” qFco3  
]PWDE"  
$<nCXVqL,  
李元芳仔细看去,那图案分明是两只仙鹤,一只振翅欲翔,一只垂头踱步,他还是不明所以,惑道:“大人,这是?” 7Ym(n8  
ZE?f!ifp  
k'T^dY&c  
狄仁杰道:“这是在后面那拨黑衣人尸体上发现的。”他将金符拿到手里,又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圈,道:“元芳,这可不是玩物啊。” n(1')?"mA  
X T[zj <&_  
%' $o"  
李元芳想了想,道:“大人,这究竟是皇上赐给谁的?”这金符精致如斯,图案也绝非民间敢用,必是皇帝赠与亲信下臣。 fpWg R4__  
FOwnxYGVf  
 Es5f*P0  
狄仁杰道:“说出来你未必知道,是张家二兄弟。”他见李元芳满脸的茫然,便解释到:“就是张易之、张昌宗兄弟。他俩是宰相张行成的族孙,奉恩荫做了个尚乘奉御的散官,后来不知怎的被太平公主瞧上,荐往宫中做了面首。” 2f>PO +4S{  
fX~'Zk\u  
'sh~,+g  
李元芳不善交游,又素在军中,对此事正是一无所知。他听狄仁杰这般说,便惑道:“那他们这么做,又是为什么呢?再说,这金符如此稀奇,他们就不怕圣人怪罪么?” "{D6J8 09  
"9!d]2.-Vk  
({s6eqMhDd  
狄仁杰笑道:“难道你忘了,若是没个东西,哪里叫得开洛阳城的城门呢?”李元芳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出洛阳城时,城门已然关闭,自己也是拿了千牛卫将军的官符才得以出城,他随即叹道:“这么说,他们是早有打算么?” |re}6#TgcT  
>Dw~P OMy  
VU`OO$,W  
狄仁杰将那金符摆在桌上,道:“这两人说聪明也不聪明,说蠢也不蠢。原本水底下的事情,叫他们这么一闹,闹得大了。若是真能截到那密信献给皇帝,自然是想得到的好处;如若不能,凭空在皇帝眼皮子底下来这一出,对李武两家都不是好事,他们自然是浑水摸鱼,收些渔翁之利。皇帝问起来,便说此金符是无意中丢掉,或者造人偷窃,都糊弄得过去。” O7d$YB_'  
Ub1hHA*)  
bmgncwlz  
李元芳道:“可是皇帝那般聪明,怎会想不出来?再说,只要大人您在皇帝面前陈明原委,此事不就明白了么?” gTl<wo +  
:W#rhuzC  
{7u[1[L1  
狄仁杰反问道:“此事明白了甚么?” {]_uMg#!  
N`iwC!  
z>sbr<doa  
李元芳被他问得愣了,随即低声道:“梁王与突厥暗中勾结,遣人劫夺密信,张家兄弟在其中作梗。” w(ln5q  
**9x?s  
gE#>RM5D  
狄仁杰忽然喟然一叹,抚了抚李元芳的肩背,道:“元芳,有些事情我不愿瞒着你……”他闭了眼,李元芳一瞬间看见面前的老人鬓发已然霜白,“此案,不能太明白。” Jk@]tAwoM  
H]Hv;fcC  
ojYbR<jn9  
李元芳轻声道:“卑职明白。”他看着狄仁杰的眼睛,道:“其实大人不必瞒着卑职……卑职早就知晓。” |*Z$E$k:  
Uc/+gz Z;  
+]=e;LN$0  
狄仁杰一惊,也未说什么,只是轻握了李元芳双手,道:“元芳,实在是委屈你。若不是……若不是……”他踌躇半晌,却怎么都说不下去。 `:N# 'i  
?X@fKAj  
N0hE4t  
李元芳笑道:“大人,反正您不怨我把这差事办砸了就好。”狄仁杰听了,佯装气道:“你这小子,躺了这么些天,一张嘴就净说胡话。” d%l{V6  
I*9e]m"  
{vAE:W.s  
李元芳却是一愣,问道:“大人,卑职……躺了多久?”狄仁杰听他这么问,才想起来此事竟没告诉他。这些天来他兀自昏睡,却不知己身已然在阴曹地府里走过一遭。 +P.+_7+:  
+`?Y?L^ J  
[O: !(G je  
狄仁杰道:“今日已是七月十八日了,这么算来,也有十五六日罢。”他想起十五六日前李元芳满身是血、奄奄一息的样子,心下又是一酸。他刚欲抬起头,宽慰李元芳两句,便听见李元芳声音怯怯:“大人,卑职叫您劳心了。”  XL7h}  
N !TW!  
H'Yh2a`!o  
狄仁杰将他额角碎发拢好,道:“不想叫我劳心,那就好好躺着。”言罢,触了触桌上的安身汤药,“这药凉了,我教狄春温了给你送来。你再躺会儿,别乱动。” ^eW}XRI  
李元芳点点头,狄仁杰便唤了狄春过来,自己离了那屋子。 <&)v~-&O  
'\jd#Kn'h  
eh"3NRrN  
方一出门,那阳光一下子照了过来,秋日初升的阳光竟是那般从未感受过的和煦、温暖。狄仁杰连走了几步,这才发现自己已然落下泪来。 Z@hD(MS(C  
y8fsveX  
*L!!]Q2c  
>I=2!C 1w  
#A]-ax?Qc}  
D%JlbH8  
PfkrOsV/m  
洛阳 宣风坊 张柬之府邸 \W%UZs  
NH3cq  
a ^%"7Ri  
张柬之看着背手而立,仔细打量着那屏风的狄仁杰,笑道:“怀英兄,我家的屏风就那么好看么?”狄仁杰回头笑了笑,道:“的确不错。” : }`-B0  
)#LpCM,a  
>2By +/!X  
张柬之低头呷了口茶,道:“李将军可好?”狄仁杰点点头,道:“看罢,兴许还得躺些日子。”张柬之又道:“梁王挨了顿骂,罚了三个月的俸禄和百斤铜,此事来得快,去得也快……真是想不到啊。” 7w3CXY  
Vx @|O%  
 TT-h;'nJ  
狄仁杰问道:“想不到什么?”张柬之笑意刻薄:“怀英兄明知故问了。” DLCkM*'  
+S=Rn,  
hUm'8)OJ  
狄仁杰从怀里取出那枚金符,放在张柬之面前的桌案上,磕得“叮”的一声。张柬之疑道:“你竟没把这玩意儿给皇帝?”他熟悉朝中事务,不在狄仁杰之下,此物来自何处,便是抬眼就知。 @JRNb=?a  
;>mCalwj  
#]'rz,E<  
狄仁杰摇摇头,道:“我不敢。那两人既然有把握趟这浑水,自然也有把握全身而退。孟将不要忘了,你我如今好好地坐在这个地方,还有那人,正在房州熬着日子!”话已至此,已然带了怒意。 z,|{fKtY}  
^gFqRbuS  
y_.!!@,  
张柬之默默打量了那枚金符,咬牙道:“那两个面首!”他双手握拳,道:“怀英怪我。” r:]1 O*  
E#F/88(  
>fIk;6<{  
狄仁杰道:“我当初就好奇,梁王怎么会好好地写那封信给突厥,他怎么知道突厥的意图?以他的位置,断不能这么轻举妄动。果然,寄信从来都是有来方有回的。” yZ!T8"mz{  
<G*nDFWf  
AdWq Q  
张柬之不答话,只是站起身来,走到那屏风面前,双手把住屏风,狠狠一折,竟然将那屏风的一扇给拆了下来。原来那屏风并非一块木板所就,而是两片木板相合而成,中间恰有一细狭夹层。 TFcT3]R[rL  
)+Oujt  
pNRk.m]  
从那夹层里轻飘飘坠下一张纸片来,张柬之弯腰拾了,递给狄仁杰。那纸片上写的是汉家文字,末尾却压着突厥可汗的金批大印。 ti &J  
gI8Bx]  
w eQYQrN  
“这是默啜的来信,你看看罢。” |g3?y/l  
95<EN (oUD  
N&[D>G]>v  
那信中言语,无非是陈述武氏篡权、李唐神器不兴,突厥世受李家天可汗大恩,愿以李氏后裔马首是瞻,复李唐天下云云。 8 B**8yg.  
!s@Rok  
#b7$TV  
狄仁杰草草看了一遍,道:“你怎么说?”张柬之道:“若是换了你,你舍得么?” $TI5vhQ  
0KD]j8^  
"}Me}S<  
狄仁杰正色道:“孟将,我不是要怪你。兹事体大,你应当明白后果。李昭德、杜景俭未将此事抖露出来,不代表别人不会。” BI j=!!  
hb{ u'=  
{hJ Xj,  
张柬之问道:“那信现在何处?在杜景俭手里么?” V i&*&"q  
qp}Ma8+  
TO-$B8*nq  
狄仁杰却反问道:“那信?你说的是哪封信?” mYc.x  
;=? ~ -_  
"6a8s;  
张柬之无奈道:“是我回给默啜的信。” 3 v")J*t  
d(:3   
*G UAO){'  
狄仁杰摇头道:“杜景俭说,那信在永昌馆驿的时候,便被他囫囵吞了。当时情况紧急,自己性命都不知如何,便出此下策。反正,他是这么说的。”他看着张柬之,道:“李昭德拼了命也要护着这封信,也不知他泉下有知,该作何感想。” X{kpSA~  
`nO71mo  
 KQ[!o!%  
张柬之叹道:“他太急了……这个教训,我当牢牢记住。”他拾起将那封突厥的来信,拿到灯烛上烧了,火苗卷着泛黄的纸张,瞬息便不见。 Ix|~f1*%  
3Oa*%kP+  
I-agZag%  
“对了,”张柬之突然问道,“你告诉李将军了么?” 0[<~?`:)  
3 DaQo 0N  
,^8MB.  
狄仁杰摆手道:“你说元芳?他早就知道……毕竟你的字迹,他也是看熟的。况且馆驿里头,若是得了张大人墨宝,肯拿来糊墙的,还真是少见。”原来在永昌馆驿之时,杜景俭便将那信藏在身侧,他知晓此事必须细致,便想了个大胆法子——用些米汤将那信的四角糊了,整张纸糊在墙上。 RmI1`  
W9oAjO NE  
|Oag,o"  
那驿馆里多用些废弃纸料糊墙糊窗,那墙上原本也是贴得乱七八糟,就算仔细打量也未必打量得出来。李元芳当时本来也没在意,只是彼时外头烛光一亮,正照在那墙上,李元芳下意识回头一瞥,便看见了那封信。他跟在狄仁杰身边多年,心思缜密,一眼便看出那是张柬之的笔迹。 #Dfo#]k(  
YwcPX`eg  
!AJ]j|@VBd  
当下,他指了指那封信,示意杜景俭将信揭下收好,随即再护着杜景俭出了里间。此事慎重,况且又掺和着内卫,便不能将信留在馆驿里。 S-+M;@'Rl  
2u?zO7W)-L  
m+ itno  
张柬之惊得站起,道:“内卫?”狄仁杰点点头,道:“是啊,否则你以为为什么皇帝那么快便得了情报?若是我没猜错,那驿馆的馆丞守卫里必有内卫。” n-QJ;37\  
zdSh:  
IF*&%pB  
张柬之缓缓坐下,道:“圣人心思啊。”狄仁杰接着道:“我猜测皇帝多半明白此事于梁王并无什么关系。梁王不思进取,贪图帝位,她是看在眼里的。拿这件事情敲敲他,也不是什么坏事。  uIMe  
%f8Qa"j  
+\#Fd  
张柬之道:“那对我们呢?对了,她不是赐了什么圣药给李将军么?”狄仁杰道:“说起这药,也是侥幸呐。” ( #&|Dp^'  
%~*jae!f  
si(;y](  
GJ 'spgz  
AY_Q ""v  
!.fw,!}hOD  
5|$a =UIR  
阿史那默棘连回头望了洛阳城一眼,浩荡的队伍在他的眼角蔓延。这就离开洛阳城,回到那茫茫无际的大草原去了。 Gt/4F-Gn  
2Ohp]G  
U=Bn>F}y\  
他捏着缰绳的手里,还攥着一枚药丸,那药丸黑得透亮,与献给皇帝的那颗形状颜色并无二样。他手心用力,药丸顿时被他捏得粉碎。他扬了扬手,将粉末随意地散到路边。背后,洛阳城在秋日的照耀下,灿然流光。 u@FsLHn  
<M[U#Q~?~e  
6&2LWaWMo$  
全文完 `{FwTZ=6{  
格子阿鼎 igDyp0t  
2015年7月21日
飞光飞光,劝尔一杯酒。吾不识青天高,黄地厚。唯见月寒日暖,来煎人寿。
级别: 护兔云神
发帖
2292
金钱
20746
威望
18646
贡献值
6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14 发表于: 2015-07-22
此文充分体现了将军的容、忍、韧,坚、毅、勇,睿、慧、明。芳乖心里什么都清楚明白。但却能坦然面对与接受,无怨无悔,从容淡定。这就是大将军的心胸与气度! W'G{K\(/  
U(3(ZqP  
赞一个。 v!!;js^  
&l!$Sw-u;  
文章结尾好似匆忙了一些。
发帖
1513
金钱
30101
威望
5628
贡献值
27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15 发表于: 2015-07-22
回 113楼(格子阿鼎) 的帖子
总算更文了!真不少!           
级别: 论坛游侠
发帖
135
金钱
59
威望
380
贡献值
23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16 发表于: 2015-07-22
回 114楼(记忆悠远) 的帖子
     谢谢悠远姐的支持~~结尾是很仓促啦~~~ rj`.hXO  
元芳其实从头就知道,但是木有办法,只能委屈他啦
飞光飞光,劝尔一杯酒。吾不识青天高,黄地厚。唯见月寒日暖,来煎人寿。
级别: 论坛游侠
发帖
135
金钱
59
威望
380
贡献值
23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17 发表于: 2015-07-22
回 115楼(我为芳狂) 的帖子
谢谢姐姐的支持哦!期待姐姐的作品~~~~     
飞光飞光,劝尔一杯酒。吾不识青天高,黄地厚。唯见月寒日暖,来煎人寿。
级别: 护兔云神
发帖
2292
金钱
20746
威望
18646
贡献值
6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18 发表于: 2015-07-25
回 116楼(格子阿鼎) 的帖子
知道而不抱怨,明白而不任性,清楚却不胡来,受屈却不申辩。为胸中有大智慧者方能有此担当。 (|S e+Y#e,  
*/6PkNq  
难怪此芳人见人爱。
级别: 黑侠
发帖
162
金钱
1755
威望
842
贡献值
291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19 发表于: 2015-09-07
我为什么觉得那药不能吃呢?????
健健康康一生缘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认证码:
验证问题: 请输入子健在《大明王朝1566》中饰演角色的名字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