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94513阅读
  • 659回复

【原创】再续《神》缘{5月28日更!}

楼层直达
级别: 蝙蝠侠
发帖
688
金钱
13453
威望
863
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650 发表于: 2015-05-28
1=Zw=ufqV  
“你们都先起来。”狄公纵使经过大风大浪,也对此事百转千回。“我想听听殿下的意见。”“故事基本是这样,狄大人猜的七七八八了,剩下的一点儿,我来补充吧。”无伤顿了顿,“当年替我娘死去的,正是她的亲妹妹王芷影,娘通过密道出了宫,无处可去,想起未入宫门之前对她一往情深的师兄,便辗转来到了梅颖峰。果然,在师父的细心照顾之下,娘亲生下了我与元芳。后来,我渐渐长大了,知道了一切。你们知道我们师兄弟都是何许人吗?大哥东方逍遥是镇远将军风致远的侄儿风如松,三弟西门映雪是无极岛岛主白龙城的独子白羽,八妹是芷影姨母的亲生骨肉。我们都是因为武媚娘的追杀才隐姓埋名。如今,大人什么都知道了,我也不瞒大人,我们早已做好鱼死网破的准备,我并没有野心,武媚娘垂垂老矣,你自己心知肚明,他的儿子、侄子统统都是窝囊废,想保这太平盛世,就他们,行吗?您总说太子是明主,他真的是明主吗?我并不稀罕这个皇位,可是,这好歹是祖上的基业,我不能看着他这么毁了,而且,我娘受了二十几年的苦,可以一笔勾销吗?我的兄弟因为她家毁人亡,可以一笔勾销吗?不可以,所以,今日如果大人要抓我们,我怕你留不住,托大了说,我们的武功不是你的护卫队可以留住的,元芳,你真要与我们为敌,来日我必不容情。只怕你有一身武艺,却无法留住我们,想留住我们,要有十个李元芳才行。” P\4tK<P|  
“殿下,您要怎样才肯放弃。”狄公不得不承认,他虽是神探,但是,这次并不是一个简单的案子,它关系到大唐的根基,关系到自己的亲人。“好说,”见狄公开口,无伤立刻从善如流,“大人答应我两个条件,这个皇位我可以不要。”“殿下请讲。”“第一,我要武则天退位,在我娘面前磕头认错;第二,我要保全我的兄弟姐妹,一生平安喜乐,不论是谁登基,不得为难他们。”[size=; font-size: 16pt,16pt]
结缘,在那无意的一瞥,英姿飒爽,威武正直,冷面果断,对如燕的爱,对小清的情,对大人的敬,都深深地打动我,感染我。
发帖
1513
金钱
30101
威望
5628
贡献值
28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651 发表于: 2015-05-31
在大多数狼亲笔下,我们的芳乖都有一个高贵的出身,不是皇子,就是王子,或者是武林盟主,或者是富豪公子。总之,乖乖被万千芳迷宠爱着,也被千万芳迷无休止的虐着! CFBUQMl >  
级别: 蝙蝠侠
发帖
688
金钱
13453
威望
863
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652 发表于: 2015-06-10
TO悠远、芳狂:  #;`Oj  
  欢迎常来坐坐! yk<VlS  
     “这......狄公为难道:“第二个条件,或许还有回旋的余地,但是,第一个条件......”“或许,狄大人做不了这个主,不如问问正主吧。”无伤说着,抬手甩出一枚石子,房顶上摔下来一个黑衣人,“叫你的主子出来,畏畏缩缩岂是人主之姿?”“啪啪啪。”门口传来了一阵拍手之声,接着,出现了一个明黄色的苍老身影——正是武则天。“朕果然没有猜错,当年死的确实不是皇后娘娘。”武则天在内卫的簇拥下走来,时隔三十年,朕终是没有斗赢你,皇后,果然,你才是太宗皇帝口中的佳妇,说实话,朕还真是羡慕你啊。”“武昭仪,刚刚的话,你也听到了,你预备如何?”王芷雰冷冷开口:“我的儿子不稀罕这个皇位,我也不会稀罕这个太后的虚位,但是,你欠我们的何止是这一条命?你欠的是我妹妹的一条命,上官家几十口,白龙城大侠,风如松将军满门,你这一条命,够换吗?不够!”“是,朕的杀孽太重,所以儿子个个都不争气,朕也无颜面去见先帝,如今,无论你们要如何,我只希望,你们能够帮助我的儿子维持住这个太平盛世,我别无所求。”武则天说完,走到王芷雰面前,缓缓跪下:“皇后娘娘,嫔妾知错了,求娘娘以大局为重,臣妾万死无悔。”“啪!”一记耳光打在了武则天的脸上,“这一记耳光,是为我枉死的妹子。”王芷雰说完,抬手又是一记,“这一记,是为了我这些年的冤屈。你种的恶因,自有天来磨。”芷雰说完,身子一晃,险些摔倒,幸亏邵凛一把将她扶住。芷雰纵归是个心地善良之人,两记耳光之后,她也抽噎着说不出话来。 ZT6V/MD7T.  
无伤走上前来,轻叹了一口气,道:“事已至此,拿出你最大的诚意来吧,若是你真心实意的认错了,我代表他们做主,前尘如梦,否则......”武则天从怀中掏出一份明晃晃的圣旨,递给无伤。无伤看完之后,微微点了点头,道:“带着你的人,走吧。但是,记住你的话,若是有半句食言, @@Q6TB  
N&"QKd l  
我会直接取你项上人头。你的儿子、侄子也都要死,我说得出,做得到。”武则天点点头,一声不响的离去了。狄公也因此次公案积劳成疾,病逝于崇州。武则天得此消息,恸哭不已。 >:2}V]/ ;  
一个月后,武则天封禅泰山,同时,下罪己诏。还朝后,下圣旨,于梅颖峰建造天下第一堡慕容堡,主人慕容邵凛为堡主。为无极岛岛主白龙城平反,白羽为新一任岛主。册封王芷雰为“天下第一夫人”,赐南海永福岛居住。镇远将军后人风如松为北疆元帅,封定远侯,世袭罔替,且听调不听宣。圣旨颁布三月后,武则天于神龙元年正月退位。当时名动一时的千牛卫大将军李元芳自狄公死后,悬印将军府,不知所踪。 :/6()_>bO  
                                                                  第一案 终 ur6e&bTp  
结缘,在那无意的一瞥,英姿飒爽,威武正直,冷面果断,对如燕的爱,对小清的情,对大人的敬,都深深地打动我,感染我。
级别: 蝙蝠侠
发帖
688
金钱
13453
威望
863
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653 发表于: 2015-06-10
十六章全文! 50TA :7  
ONNpiK-  
第十六章:身世迷案终成尘土  一世俗名不如归去   W"{v2xi  
慕容邵凛房间 lf>*Y.!@me  
“啪!”一记清脆的耳光重重地打在了无伤的脸上,无伤跪着的身子一个趔趄,嘴角溢出一丝鲜红。“混账,你是怎么想的,让如燕给芳儿做妾,你就这么见不得草儿幸福是么?”慕容邵凛气得跳脚,说着又是一记耳光。“是无伤自作主张,请师父责罚。”无伤说着,便解了衣衫,俯身趴在了长凳上。慕容邵凛抄起一根藤条,重重地打在无伤的臀上,无伤的身子猛地一紧,却没有发出声音。“啪啪啪啪”又是连续的四下重重地抽在臀上,无伤咬住了下唇,冷汗渐渐从额角渗出。 1Gt/Tq$_b  
急促的拍门声吵醒了元芳和如燕,打开门一看,却是芷雰和凤草,两人的神色一脸焦急:“芳儿,你快去劝劝师兄,他正在责打伤儿,谁劝都不管用。”元芳一听,立刻和如燕随着两人前往慕容邵凛的房间。来到门口,却见逍遥、映雪、思妍已经跪了一地,但是慕容的房门仍旧关着,只有一声一声令人心悸的击打声传出。 Q'+MFld   
元芳立刻快步上前,在门前端端正正地跪下,不住扣头,口中道:“师父,此事因元芳而起,与二哥无关,求师父责罚芳儿,饶恕二哥吧。求师父饶了二哥......”众人也纷纷叩头求饶,可是,没有一点回应,屋内依旧传来一声接一声责打声。如燕看不下去了,她越过众人,径直来到房门前,将房门拍的啪啪作响,口中道:“我知道慕容师父你听得见,我不知你如此责打二哥是因为自己的无能而感到愧疚吗?你可知道你这样做,最难过的还是元芳和凤草吗?这件事每个人都有责任,你若是有什么怨气,大可冲着我来,是我要嫁给元芳为妾室,是我抢走了你女儿的夫君,是我占据了元芳所有的爱,这一切都是我的决定,与你的徒弟毫不相干,你如此责打于他,无非是想要显示你作为师尊的尊严罢了,愚蠢的可笑!”如燕的一番疾言厉色,听的门外众人那是心惊肉跳,可是,屋内的责打声停了。半晌,房门开了,慕容邵凛脸色阴沉的走了出来。迎着如燕的目光看去,看到的是一双美丽而又刚强的眼睛。 Tmh(= TB'  
别开如燕的眼睛,慕容对着跪了一地的众弟子道:“扶伤儿去疗伤,完事之后,元芳、如燕和凤草到我房里来。”“是,师父。”一众弟子得到了邵凛的师令,方才敢起身,急急来到屋内,却见无伤伏在长凳上,头低垂着,臀腿间一片狼藉,斑驳的伤痕刺痛了元芳的眼睛,更不要说那散落在长凳下点滴的血迹和那根狰狞着躺在那里的带血的藤条。看得出来,慕容邵凛在责打无伤时用了内劲,此刻的无伤意识已然涣散,已是疼的有些迷糊了,可是紧咬的双唇不仅显示着他的痛苦,更显示着他的坚毅,这样的责打,跪在屋外的众人硬是没听到一丝呻吟。 I -Xlx<  
芷雰看着儿子被打成这样,心痛极了,她怨怨地看了邵凛一眼,张了张嘴,终是什么也没说,随着元芳、逍遥、映雪扶着无伤回了房间。为无伤清洗伤口又是一番折磨,期间无伤硬是痛的醒过来两次,可每一次都是悠悠转醒过来旋即又昏过去,这样的痛,他竟是没有发出半点呻吟,哪怕是在昏迷中。元芳看不下去了,他含着泪,和如燕、凤草来到了慕容邵凛的房间。 x}U8zt)yD3  
“元芳,你给我跪下。”刚一进门,慕容就对着元芳发难。“是,师父。”元芳顺从的跪下,没有一丝不甘。“爹爹......”凤草刚想开口,就被慕容一声断喝:“你闭嘴。”很少见到爹爹这般疾言厉色,凤草登时不敢作声了。“芳儿,我知道,娶凤草为妻并非你的本意,你是为了草儿的名节,师父谢谢你,我知道你对如燕的感情,也知道她嫁给你为妾是委屈了,他本该是你明媒正娶的妻。但是,你已娶了草儿为妻,又纳了如燕为妾,为师希望你有始有终。不要再辜负了她们。”邵凛顿了顿,转头看向如燕道:“我责罚伤儿是因为他瞒着我做下这等大事,我非是不通情理,可是,元芳刚刚成亲一月有余就纳你为妾,你让众人如何品评凤草,说她妇行有亏;你又让众人如何品评元芳,说他风流成性?这是你所希望看到的吗?” ^mAYBOE  
的确,慕容说的这些,是他们所没有想到的,如燕突然觉得自己自私,她口中的爱竟是将元芳至于不义不悌之地,她顿时感到无地自容。如燕缓缓跪下身来,道:“师父,如燕现在如燕已嫁元芳,也该唤您一声师父,此事是如燕考虑不周,累及夫君与姐姐名声,还望师父不吝辛劳,多多锤炼教诲,如燕恭领责罚。”说到动情之处,如燕已是泪流满面:“我狄如燕在此发誓,今后诸事,永以姐姐为尊,事无大小,均尽其所能,与姐姐共计,和睦相处,不令夫君忧心。若违此誓,必遭天谴。”说罢,重重叩下头去。 fgNU03jp^x  
凤草看着如燕如此,也不禁掉下泪来,屈身扶起如燕,道:“我本年幼,自是承当不起一声姐姐的,虽是元芳正妻,你我却也心知,如燕姐姐能容我共侍一夫,我已是感念不尽。姐姐若是不嫌弃,还是唤我草儿吧。草儿在此保证,一定会和姐姐同心同德,互助相持,和睦相处,望姐姐不弃。” pA{ 5V9  
“你们能如此,我也就安心了。”慕容道:“我知如燕不是善妒之人,此次的事情,便交由元芳自己处理吧。为师信得过你。”说完,慕容打开了房门,走了出去。 UA[,2MBp  
“我终是负心薄幸之人,但上天终究待我不薄。”在关上门的一瞬,元芳喃喃道。如燕和凤草赶忙扶起跪在地上的元芳。“元芳,这件事是我们不对,总要有个交代的,你如何罚,我都认。”如燕一句一句地说道。“六哥,这不关姐姐的事。”凤草急急地替如燕辩护道。“我知道,这件事是要有个交代,不能让二哥白白受了那些,但是,需要给出交代的人是我,你们是我的妻,我自是要护你们周全,何况,这件事本就是我的责任。我如此负心薄幸,总归要有所承担。”“六哥,这件事是因我而起,如果不是我,不是我,你和如燕姐姐也不会如此为难。是我的错,你应该罚我的......“我怎么舍得......”元芳看着面前的两个女子,默默地决定,自己,将用全部的力量给她们自己所能给的一切!“回去休息吧,我去看看二哥。”元芳送她们两人回房之后,来到了无伤的房中。 f<+ 4rHT  
无伤静静地趴在床上,从侧面看去,无伤的脸苍白而消瘦,莫名的,元芳感觉到一种淡淡地忧伤笼罩在无伤的周围。元芳不知道这种感觉从何而来。床上的人微微动了动,将元芳从思绪中拉了回来。“二哥,对不起......”元芳在无伤的床前喃喃低语道。“臭小子,你呀。”无伤侧过头,一向淡漠的脸上,竟然有着微微的笑意。“二哥,你醒了。”元芳低头道:“是芳儿连累了二哥。”“以前,二哥对你太严厉了吧,咳咳,这算得上是惩罚吧。”只说了这简短的几句话,无伤的冷汗就渗在了额头上。元芳赶紧投了个帕子,为无伤拭去了头上的冷汗,道:“二哥千万别如此说,你教养了渊儿十四年,代替芳儿尽了十四年父亲的责任,照顾草儿,孝敬师父,芳儿惭愧。而且,芳儿一向知道,二哥虽然性子冷些,对芳儿严厉了些,但是,芳儿知道,二哥是为了芳儿好的。”“你看看,我就说了一句,倒是惹得你急着表明了一番心计,你是我弟弟,我那么明白你的为人,急着解释什么呢?如今,你也为人夫为人父了,也该有些样子了,芳儿大了,二哥今后也不会再对芳儿那般严厉了。”“二哥,你别这么说,芳儿虽然为人夫为人父了,但是,依旧是二哥的师弟啊,二哥不能不顾芳儿的。”对着无伤,元芳竟也露出了孩子一般的神色。是的,对待狄公,元芳始终是如师如父的敬重,对待其他兄弟姐妹,他也都是成熟而又稳重的。甚至对着大哥东方逍遥之时,元芳也是恭敬而有礼的,可是,对着无伤,这个一直都冷冰冰的二哥,他却是从心底里感觉到亲切。他从内心深处一直知道,冷冰冰的二哥,其实是面冷心热的,在几十年的相处之中,他教会了元芳很多很多,也许,这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吧! p^(&qk?ut  
“怎么就会不顾你了,若是不顾着你,也就不会被师父迁怒了。”感觉到了元芳的愧疚,但是,无伤并不介意让他更愧疚一点儿,接着道:“这都要怪你。”“二哥,让芳儿看看你的伤。”“已经上过药了。”无伤还是觉得有些羞赧,毕竟,作为哥哥,还是有几分难堪。“二哥。”看到元芳眼里的恳求,无伤竟是不好再说什么了,微不可闻的点了点头,闭上了眼睛,但是,两朵红云还是悄悄地爬上了脸颊。 t9& c E:n  
慢慢揭开衣襟,元芳还是被无伤臀腿上斑驳的伤痕刺痛了双眼。“看都看了,就再帮我上次药吧。”“好。”元芳,若是有一天,你因为我而遍体鳞伤,我该用什么来补偿你?被自己的亲人所背叛的伤痛,我不想你体会,可是,背负着这样的身世的你,我该如何保护,才能不让纯净如赤子般的眼眸不染上尘埃?如果,世上真的有孟婆汤,我愿让所有与此事有关的人饮下,只为了你这一世的安宁。 T!wo2EzE  
话分两头,狄公不愧是国手,经过一番施诊,李义山已经转醒过来,当他看着如燕和元芳大婚时,他默默地举起了手中的酒杯,饮下的明明是水,但是为什么会像药汤一般苦涩,他觉得苦涩,不是因为如燕离开了自己,而是嫁给元芳为妾。他视若珍宝的女子,舍弃王妃的尊贵,自己纵有千般好,在她的眼中,也比不上李元芳的一个眼神吧。李元芳,我可以把她让给你,只要她开心,但是若是你再让他伤心,我定会尽我所能取你性命。 g8!wb{8?s  
冷梅苑 oG$)UTzGc  
“母亲大人,紫竹居、译颜馆相继被破,冷梅苑也已经不再安全了,这百里的梅林定会引起狄仁杰的注意,孩儿已经做好安排,今夜开始,将众人陆续转移。” e*+F pW@  
可是狄公毕竟是身经百战的神断,终于还是在无伤的最后一批人马撤离的时候拦住了他们,负责最后一次转移的,正是无伤的大师兄东方逍遥。面对着东方逍遥,元芳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都是真的。经过一场激烈的打斗,逍遥还是不敌被擒。 \4"S7.% |  
崇州 A2}Rl%+X]6  
“叔父,夜已经深了,早点休息吧。”如燕关上了窗子,转身对狄公道。“元芳呢?”狄公问道。“宿在凤草房中了。”如燕露出一丝苦笑。“不想问问吗?”“想,”如燕点点头,直言不讳,“不想知道原因,只想知道大哥他是否还能活?”“为了元芳,我尽力。”狄公也是满腹心事。 zEZLKWm9-  
第二天清晨,元芳一早就跪在狄公门外,和元芳一起跪在门外的还有王芷雰,慕容邵凛,无伤,映雪,凤草,思妍和如燕。狄公醒来得知此事,立刻将几人请进屋内。芷雰一直在哭,她不停地哀求狄公饶过逍遥。邵凛脸色铁青,一直在说逍遥 是个孽徒,但也请狄公网开一面。其余众人虽然没有说话,但是从脸色上也看得出是来求情的。 &z"krM]G  
“大人,”元芳终于忍不住了,上前来屈膝跪下,道:“大人......”只有这两个字,求情的话却是说不出口,他是公门中人,自是知道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的道理,可是,事及自己亲人,他又怎能坐视不理,可是,除了一声大人,他又不知这话应当从何说起。 Qu,8t 8  
“元芳,你先起来,”狄公的脸色也是一脸沉重加严肃,“我不是不想帮你们,但是,要看你们是否肯告诉我实情了,你们若是说出实情,或许本阁还能从中斡旋,求陛下饶恕逍遥,否则,只怕是老臣也无能为力了。” B?$ "\;&  
“求武媚娘那个贱  人,他也配。”无伤冷冷地开口,“大人,您是个好官,无伤敬重您的为人,不想伤您,如今,既是要听故事,就请大人先找个地方坐好,免得吓到了您。”“二哥,您......元芳出言制止。“闭嘴,现在哪有你说话的份。”无伤的身上泛出一股冷冷的杀气,逼得元芳不得不护在狄公和如燕身前。“是么,”狄公慢慢地道来:“不然老臣先说,看看殿下可有什么要补充的吗?”“好,那在下洗耳恭听。” OB ~X/  
三十五年前 E7Cy(LO  
“高宗李治迷上了太宗李世民的宠妃武才人,在继位后不顾众人反对,将他从感业寺接回了宫中,封为昭仪。上官仪大夫拼死谏言,却被当今陛下株连全族。后来先皇圣躬违和,废王皇后,萧淑妃,手段狠毒,令人胆寒。但是,陛下没有想到的是,王皇后有一个与她非常相像的妹子,经常出入宫廷陪伴姐姐。不就她就发现,一直不怎么得宠的姐姐竟然在皇帝的一次临幸之后怀上了龙种。皇后深知宫中强敌环伺,为了保住孩子,隐瞒了消息。可是,深宫之中哪有不透风的墙,没过多久,清宁宫的一场大火烧了一天一夜,火熄灭了,皇后却被冠以谋逆之罪,‘酒瓮’之死。但是,当今陛下没有想到的是,当年死的萧淑妃是真,王皇后却是假,王皇后火中逃出生天,并在宫外产下一子,抚养至今,心心念念想要报仇,这才有了今天的事,是不是呀,王夫人,或者说,皇后娘娘?” zI~owK)%Z  
听到这里,众人已经惊呆了,如果狄公说的是真的,王芷雰是当年的王皇后,那南宫无伤,或者说李无伤就是名正言顺的皇子,甚至是太子。“狄大人真是好聪明,不过,还有一点你没有算到,我当日逃出宫来,产下的是双生子。一个是无伤,另一个......”“娘亲。”无伤制止了芷雰再说下去,“不要说,我的弟弟已经死去了,只有我一个人。”无伤突然间有些失控,嗓音也变得尖利起来。 `OymAyEYQ  
突然,元芳缓缓地跪下身来,含着泪叫了一声:“娘亲、哥。”“不,”无伤猛地大喊,“你不是我弟弟,不是。我的弟弟已经因为体弱多病而去了,你不是,不是......”“我是。哥,这么多年,你一直默默承受着,如今,让元芳和你一起吧。”元芳对着狄公深深叩下头去:“大人,元芳多谢您的知遇教诲之恩,如今,请大人将元芳交达圣听,放过元芳的亲人吧,毕竟,大错还没有铸成,不是吗?” K78rg/`  
“你们都先起来。”狄公纵使经过大风大浪,也对此事百转千回。“我想听听殿下的意见。”“故事基本是这样,狄大人猜的七七八八了,剩下的一点儿,我来补充吧。”无伤顿了顿,“当年替我娘死去的,正是她的亲妹妹王芷影,娘通过密道出了宫,无处可去,想起未入宫门之前对她一往情深的师兄,便辗转来到了梅颖峰。果然,在师父的细心照顾之下,娘亲生下了我与元芳。后来,我渐渐长大了,知道了一切。你们知道我们师兄弟都是何许人吗?大哥东方逍遥是镇远将军风致远的侄儿风如松,三弟西门映雪是无极岛岛主白龙城的独子白羽,八妹是芷影姨母的亲生骨肉。我们都是因为武媚娘的追杀才隐姓埋名。如今,大人什么都知道了,我也不瞒大人,我们早已做好鱼死网破的准备,我并没有野心,武媚娘垂垂老矣,你自己心知肚明,他的儿子、侄子统统都是窝囊废,想保这太平盛世,就他们,行吗?您总说太子是明主,他真的是明主吗?我并不稀罕这个皇位,可是,这好歹是祖上的基业,我不能看着他这么毁了,而且,我娘受了二十几年的苦,可以一笔勾销吗?我的兄弟因为她家毁人亡,可以一笔勾销吗?不可以,所以,今日如果大人要抓我们,我怕你留不住,托大了说,我们的武功不是你的护卫队可以留住的,元芳,你真要与我们为敌,来日我必不容情。只怕你有一身武艺,却无法留住我们,想留住我们,要有十个李元芳才行。” *&Z7m^`FQ  
“殿下,您要怎样才肯放弃。”狄公不得不承认,他虽是神探,但是,这次并不是一个简单的案子,它关系到大唐的根基,关系到自己的亲人。“好说,”见狄公开口,无伤立刻从善如流,“大人答应我两个条件,这个皇位我可以不要。”“殿下请讲。”“第一,我要武则天退位,在我娘面前磕头认错;第二,我要保全我的兄弟姐妹,一生平安喜乐,不论是谁登基,不得为难他们。” ,G#.BLH cX  
“这......狄公为难道:“第二个条件,或许还有回旋的余地,但是,第一个条件......”“或许,狄大人做不了这个主,不如问问正主吧。”无伤说着,抬手甩出一枚石子,房顶上摔下来一个黑衣人,“叫你的主子出来,畏畏缩缩岂是人主之姿?”“啪啪啪。”门口传来了一阵拍手之声,接着,出现了一个明黄色的苍老身影——正是武则天。“朕果然没有猜错,当年死的确实不是皇后娘娘。”武则天在内卫的簇拥下走来,时隔三十年,朕终是没有斗赢你,皇后,果然,你才是太宗皇帝口中的佳妇,说实话,朕还真是羡慕你啊。”“武昭仪,刚刚的话,你也听到了,你预备如何?”王芷雰冷冷开口:“我的儿子不稀罕这个皇位,我也不会稀罕这个太后的虚位,但是,你欠我们的何止是这一条命?你欠的是我妹妹的一条命,上官家几十口,白龙城大侠,风如松将军满门,你这一条命,够换吗?不够!”“是,朕的杀孽太重,所以儿子个个都不争气,朕也无颜面去见先帝,如今,无论你们要如何,我只希望,你们能够帮助我的儿子维持住这个太平盛世,我别无所求。”武则天说完,走到王芷雰面前,缓缓跪下:“皇后娘娘,嫔妾知错了,求娘娘以大局为重,臣妾万死无悔。”“啪!”一记耳光打在了武则天的脸上,“这一记耳光,是为我枉死的妹子。”王芷雰说完,抬手又是一记,“这一记,是为了我这些年的冤屈。你种的恶因,自有天来磨。”芷雰说完,身子一晃,险些摔倒,幸亏邵凛一把将她扶住。芷雰纵归是个心地善良之人,两记耳光之后,她也抽噎着说不出话来。 .qk]$LJF7  
无伤走上前来,轻叹了一口气,道:“事已至此,拿出你最大的诚意来吧,若是你真心实意的认错了,我代表他们做主,前尘如梦,否则......”武则天从怀中掏出一份明晃晃的圣旨,递给无伤。无伤看完之后,微微点了点头,道:“带着你的人,走吧。但是,记住你的话,若是有半句食言, ,ZblI O Wb  
10#oG{ 9  
我会直接取你项上人头。你的儿子、侄子也都要死,我说得出,做得到。”武则天点点头,一声不响的离去了。狄公也因此次公案积劳成疾,病逝于崇州。武则天得此消息,恸哭不已。 MxzLK%am  
一个月后,武则天封禅泰山,同时,下罪己诏。还朝后,下圣旨,于梅颖峰建造天下第一堡慕容堡,主人慕容邵凛为堡主。为无极岛岛主白龙城平反,白羽为新一任岛主。册封王芷雰为“天下第一夫人”,赐南海永福岛居住。镇远将军后人风如松为北疆元帅,封定远侯,世袭罔替,且听调不听宣。圣旨颁布三月后,武则天于神龙元年正月退位。当时名动一时的千牛卫大将军李元芳自狄公死后,悬印将军府,不知所踪。 &D%(~|'  
                        第一案   终[size=; font-size: 16pt,16pt]
结缘,在那无意的一瞥,英姿飒爽,威武正直,冷面果断,对如燕的爱,对小清的情,对大人的敬,都深深地打动我,感染我。
级别: 蝙蝠侠
发帖
688
金钱
13453
威望
863
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654 发表于: 2015-06-10
哈哈哈,终于把第一个案子写完了,首先谢谢大家的支持与鼓励 r`>~Lp`  
写了好久啊,第二个案子不虐心了。速度也会尽量加快 W9jNUZVXE#  
第二案:慕容堡迷影。敬请期待! 3:O+GQ*  
咩有了狄公 ,咩有了武则天,后面的一切脱离了庙堂 ,随我编,走起! yTj p-  
B%(K0`G#X  
结缘,在那无意的一瞥,英姿飒爽,威武正直,冷面果断,对如燕的爱,对小清的情,对大人的敬,都深深地打动我,感染我。
发帖
1513
金钱
30101
威望
5628
贡献值
28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655 发表于: 2015-06-10
回 655楼(潇湘萱梦) 的帖子
第一个案子很好看!可没有狄公和武则天还写谁呀?写芳乖吗?期待!加油!
级别: 蝙蝠侠
发帖
688
金钱
13453
威望
863
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656 发表于: 2015-06-11
TO芳狂: AxqTPx7`|  
     谢谢!会继续努力的!
结缘,在那无意的一瞥,英姿飒爽,威武正直,冷面果断,对如燕的爱,对小清的情,对大人的敬,都深深地打动我,感染我。
级别: 蝙蝠侠
发帖
688
金钱
13453
威望
863
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657 发表于: 2015-06-11
上文! Rx<F^J  
 -"H9W:  
第二案:慕容堡迷影 Cm>F5$l{  
第一章:两个臭皮匠 气死诸葛亮 =+WFx3/  
   都说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那么,两个臭皮匠,那就只能气死诸葛亮了。“你给我站住,停下来。”一个十七八岁的孩子在后面气喘吁吁地追着前面一个十四五岁拿着糖不甩跑得飞快的孩子,“敢偷吃我的糖不甩,臭小子,反了天了......”前面的孩子跑得欢快,一边跑一边吃,还边哼哼:“反正你吃不下了,我好心帮忙,你还不是好人心啊。”看身形,两个孩子都是会武功的,但此刻,两人正义一种极其幼稚的行为比试着——一个追一个逃。细看过去,两个少年长得却有几分相像,怎么看都是一对兄弟。 +cN2 KP  
    两人正跑着,忽然看见前面白影一闪,跑在前面的孩子赶忙刹车,还是来不及了,眼看着就要撞到身前的人,就见那人影微微一侧身,顺手就提住了孩子的脖领,后面的孩子也来不及收住脚步,对着身前猛然停住的孩子就是一个熊抱。“哎呦喂,撞死我了,李渐寒,你想撞死我啊?”“李怀渊,你没事情干突然停下来做什么?撞死我了。”“哼。”一声冷哼打断了两个人幼稚的拌嘴,两个崽子一抬头,瞬间石化中——“爹爹/师父。”站在两人面前的正是南宫无伤。现在的他,应该叫李无伤。无伤身后站着的,正是已经辞官归隐的前千牛卫大将军李元芳。[size=; font-size: 16pt,16pt]
结缘,在那无意的一瞥,英姿飒爽,威武正直,冷面果断,对如燕的爱,对小清的情,对大人的敬,都深深地打动我,感染我。
级别: 黑侠
发帖
366
金钱
12227
威望
607
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658 发表于: 2015-07-18
好看大气,但是经历千辛万苦以后,如燕还是莫名其妙变成了妾,感觉像吃了粒老鼠屎一般的恶心啊!说不出来的感觉!也许我在这方面有洁癖,不过不得不说作者的故事文笔都很好!
级别: 护兔云神
发帖
2361
金钱
22566
威望
19177
贡献值
64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659 发表于: 2016-04-08
肿  芳乖归隐了          好悠闲呀          终于可以过平安日子了 #:[^T,YD0  
!A":L0[7n  
肿么木有了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认证码:
验证问题: 请输入子健在《英雄》中饰演角色的名字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