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23111阅读
  • 206回复

【转贴】神三失忆遇小清更新,作者继续写文,感谢羽菲更新

楼层直达
级别: 小飞侠
发帖
1313
金钱
21447
威望
1629
贡献值
0
交易币
0
经百度神探狄仁杰贴吧《神3失忆遇小清》的作者同意,转贴至从容 }*hY#jo1  
邯沟案:生命垂危的元芳被小清救起,不料记忆却一片空白,于是小清为其取名曰‘水生’,当水生碰到如燕时,事情将往何初发展呢?(抽取神三的邗沟案,把它改写了下。)  kf~ D m}bV  
j$n[; \]n  
q[ ] "`?  
“锦娘,你说能找到叔父他们吗?”两个女子倚船而立,那身着红裳的女子不无担忧,语罢,轻叹一口气,身旁的白衣女子看着她,说道:“如燕姐,你还是回去歇着吧!大病一场还未痊愈呢!”那被唤作如燕姐的红衣女子,正是本朝狄阁老的侄女狄如燕!身边的则是江州案时林永忠的女儿锦娘!  BPIp3i  
  转身走向舱内,元芳,你是否真的一切安好?锦娘跟在她身后。船的两侧有很多卫队把守,保证她二人的安全!掀帘子的手猛然顿住,转向身边的侍卫,“还有多久到盱饴?”“禀公主,大概还有半天的路程!估计天黑之前能靠岸!”公主?是的,如燕是皇帝亲封的萱乐公主。如燕点点头,进去了。锦娘:“如燕姐,我好有罪孽感哦!”如燕笑问:“怎么了?”锦娘在她身边坐下,煞有其事的说:“喏,要不是因为我,你现在一定在李将军身边,哪用的着像现在这样,我…唉~棒打鸳鸯啊!”如燕见她这般,安慰道:“这不能怪你!…呃?好啊你!居然取笑我!看我怎么收拾你!”说着作势要挠她痒痒。锦娘跳起来就想跑:“啊!如燕姐饶命啊!”如燕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她,按在床上,“哈哈,以后还敢不?”“不要!哈哈~”笑声传得好远,在海面回荡,经久不绝。一条小船从旁经过,船上的男子听到这笑声不觉皱起了眉头,这笑声为何如此熟悉?男子的身后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水生,你又皱着眉头,想什么呢?”男子闻声转过头来,这张脸,竟然是检校千牛卫大将军李元芳的! 8sx\b  
那个女子走到他身边,“你别再想了,皱着眉!笑一下好不好?”水生看着那茫茫水面,深深地吐出一口气。和锦娘嬉笑的如燕突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笑容隐去,锦娘忙问:“如燕姐,怎么了?”如燕看了她一眼,不答,迅速起身来到窗边,打开窗户向外眺望,看到的是一个让她觉得既熟悉又陌生的背影。“元芳?”锦娘看了半天,疑惑的自语,“他不是李将军吧?李将军怎么会在这里!”如燕想想也是,应该不是元芳吧!一脸黯然地关上窗,外面的视野越来越小,那个背影终于被紧闭的窗替代。然而就在此时水生嚯地转头,往身后看了半天,似是在找什么。小清奇怪地问,“水生,你在看什么?”水生摇摇头,奇怪,刚刚好像…好像有人在叫他,又好像没有。脑海里那场大火和那张慈祥的脸又浮现出来,那火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个慈眉善目的老人又是谁?是他的爹吗?他痛苦的皱着眉,为什么他什么都想不起来?小清急了,“水生,你怎么了?想不起来就不要想了!”她抓着他的肩膀,急急地说着,“真的,你不要再想了,不要再想了!” 12~zS  
夕阳西下,海面上倒映着美丽的晚霞,船终于靠岸。走在熙熙嚷嚷的大街,锦娘时不时回头看,使得如燕不满极了,“锦娘,你干嘛呢?”锦娘:“如燕姐,为什么要让他们暗中跟着呀?”“让他们别跟他们会听吗?”如燕一边东看西看一边回答。未等锦娘回答,如燕拉起锦娘就往饭馆跑,头也不回地一句,“我饿死了!”上了菜,拿起筷子就把菜往嘴里塞,丝毫不在意形象,锦娘不由地掩嘴偷笑,其实如燕姐真的很像一个长不大的孩子呢!难怪李将军会宠着她。刚咬两口,如燕低头全吐了出来,“怎么一点味道都没有?”锦娘放下筷子,问:“如燕姐,怎么了?”“小二,过来过来!”那小二屁颠屁颠的跑过来,“这位小姐还有什么吩咐?”“你们这菜是不是没有放盐?”如燕将菜盘子往小二手里一放,“换菜!”“放盐要另加钱!”小二低头看了看菜。“什么?”如燕和锦娘同时惊呼。如燕想了想,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给他,然后说,“把你们老板叫来!”“听店里的伙计说,姑娘找我?”“有件事我想向您打听打听,”如燕看了看大街,说:“关于这盐的事…”  [58xT>5 `m  
^g$k4  
c_)vWU  
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索性起床,来到窗边,望着黑茫茫的天出神,元芳,那个梦千万不成真!如燕的眼里,是一场大火,那场火吞噬了整艘船,一个浑身是血的男子从那熊熊燃烧的烈火里跳出跃入江中…一滴泪悄然滑落,元芳,告诉我那不是你,告诉我你现在正好好地在叔父的身边,告诉我,请你告诉我,好吗?元芳,请你告诉我!心在呐喊,可他听不到。这个场景第一次出现是在她为武皇以身试药而昏迷时的梦里的,为此她连续昏迷了好几天,醒了之后不顾众人的劝说,硬是要到盱眙来,大病了一场,武皇无奈,钦封她为萱乐公主,并命侍卫务必将她安全护送到狄阁老身边。  /RT3 r  
  水生从庞四手里救下小清,小清保证帮助庞四解决盐的问题。翌日,小清和水生就赶回卧虎庄,小清说服父亲,葛天霸明里答应,暗中却耍起手段,派人杀庞四等盐枭。夜晚,水生更衣时发现衣服内层有本簿子,毫不犹豫的撕开衣服,拿起那本子,一条手绢飘落,水生弯腰将它拾起,手绢上绣着一对刀,一只燕子和一个“燕”字,左手反手握着本子,伸出食指轻触那燕子,心中竟升起一丝歉意,凝视了好久才将视线挪开,移到那本子上,展开本子,这本子竟是官凭,上面写着“检校千牛卫大将军李元芳,正三品上”。沉思了许久,转身走向屋外,右手紧紧地攥着那手绢,远远地看到小清的时候无意识地将手绢塞进了袖子里,然后在她身边坐下,“小清这么晚了,还没睡?”一句无心的话却让小清的心头一暖,笑开了,“水生,你这是在关心我吗?”这句话让他浑身一震,似乎谁也曾这样问过他,可是是谁呢?他想不起来,好像也是个女子,到底是谁?小清见他不作声叹了口气,半仰着头,“就知道你这木头不会关心人!也不知道哪个女子会那么幸运得你关心?”“我有事找你!”水生似乎没有听见兀自说道。“什么事啊?”  XD<7d")I  
  水生不说话,将那本子递给小清,小清不明就理,接过去展开看并轻念,“检校千牛卫大将军李元芳,正三品上。这…”水生解释,“这是在我衣服内层发现的。”“千牛卫大将军?干嘛的?难道是牵牛的?”小清自语,突然眼睛一亮,“水生,莫非你以前是牵牛的大将军!”水生听罢摇摇头,道:“不知道!”小清又问:“会不会是别人的东西?”水生不答,别人的吗?那为何那手绢会给他那么强烈的熟悉感呢?这条手绢不同的是它上面是一柄剑和一把刀,以及一个“芳”字,但相同的还是那只燕子,只是这燕子的眼却凝视着那个“芳”字,手绢被一只玉手紧握,包进了掌心,“吱呀”一声门开了,随后传来锦娘的说话声,“如燕姐,该吃早饭了!”没有回头,如燕淡淡地说,“你先吃吧!我不想吃。”锦娘急了,“不行啊,你身子还很虚弱,还是…”话未说完,就被如燕打了岔,“我有事出去回儿,在这等我回来!”锦娘刚一张口,如燕已经消失在门口,如燕姐去哪啊? =4/LixsV|  
一个白影翻进了卧虎山庄,躲过庄内的家丁,蒙面白衣女子直奔大厅,靠在门外偷听葛天霸的谈话。话的内容是关于盐枭们的,里面的人向葛天霸辞别,那女子连忙躲到柱子后,待人离去她才转身去别的地方。  水生一个人坐在屋子里,对着那手绢发呆,然而就在此时外面传来叫喊声,“抓刺客呀,有刺客!”水生愣了愣,刺客?收起手绢,出门看,门刚一打开,小清匆匆赶来,“水生,庄里有坏人,那女子的武功好厉害,爹爹让你去帮忙!”说着将剑往水生怀里一塞,“多加小心!”  很多人手执刀剑,对付那个女子,那女子赤手空拳,葛天霸的几个徒弟攻上去,女子一个空翻再落地时,已手握兵器,以寡敌众脸上竟毫无惧色,葛天霸在一边观战,这时水生与小清赶至,“水生,你来了,快去帮忙!”水生点头,双脚一登,翻入斗争圈,刚一站稳,只听得一声娇呼,“元芳!”那女子在众目暌暌投入他的怀抱,如燕!这两个字莫名其妙的在脑海中闪过,待要捕捉,却风过无影,不留痕迹。所有人都为之一震,小清的心硬生生的疼了一下。“元芳!”有些哽咽,终于见到他了。水生的心有些触动,就连小清也有些为之动容,她的心紧揪着,看着他。他闭了闭眼呼了口气,否认,“对不起,我叫水生!”  MRZ Wfc  
  听了他的回答,小清的心终于放下。怀中女子抬起头来,诧异地看着他,“不,我不会认错,你是元芳,你不叫水生,你叫元芳!元芳…”到最后已经泣不成声。“水生,将这刺客拿下!”葛天霸下令。白衣女子瞪了眼葛天霸,接着看向元芳,眼里充盈着泪水,水生缓缓地提起剑,指向她,她浑身颤抖,一步步后退,元芳,你要杀我?水生的剑尖直指她的喉咙,却迟迟不动手,葛天霸不停地在一边催他,他紧锁着眉,看着她绝望的眼睛他竟无力出手。小清看出他的为难,眼珠子一转,“爹爹,她是我朋友,我们聊完,她要回去了,因为长得好看所以带了面纱,不想却被你们误会了!”“小清?”所有人都很疑惑,包括白衣女子。“是真的!”小清一脸无辜,“你走吧!”白衣女子也不说谢,众身飞走,手绢却从袖中飘落,落在水生的脚边。  E%:!* 9  
j/5>zS  
[ 此贴被如燕,显儿在2009-04-11 21:13重新编辑 ]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淡淡情愁向谁诉,绢中污浊点与斑。
分分离离难取舍,任它翻滚连日忧。
级别: 小飞侠
发帖
1313
金钱
21447
威望
1629
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2009-02-12
锦娘一个人在客栈,担心的不得了,如燕姐,你到底去哪里了?正在她焦急万分的时候,如燕“砰”推门进来,锦娘吓了一跳,回头见是如燕快步迎上去,“如燕姐,你担心死我了!”“锦娘…”如燕全身一放松,晕了过去。“如燕姐,如燕姐,”锦娘吓坏了,“来人哪!”话音刚落,从外闪进两人,恭恭敬敬的问,“锦娘小姐,…公主怎么了?”“快去找大夫!”“是!”领命出去。不消一会儿大夫就请来了。  水生发现刚才那女子落下的手绢有些眼熟,拿出自己的一比较,这两条分明就是一对。那个女子叫的名字和那本子上的一样,难不成自己真是元芳!那个女子到底是谁?脑海中的那个老人又是谁?    几天来,如燕一直不说话,急得锦娘不知该怎么办。  “公主,我们打听到阁老的下落了!”一个侍卫来报。“叔父在哪?”如燕依旧呆呆地看着前面,目无焦距。侍卫答,“在何五奇家。”“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 Le;h  
前一天晚上水生在太平镇外杨柳林里官兵手中救下庞四,为给庞四治伤与小清一起前往盱眙镇内。“这里就是何园?”如燕和锦娘站在何家大门外,锦娘叹道。管家将她们上下打量了一番,轰道,“去去去,别站在这!”锦娘很不服气,“我们爱站哪站哪,你管得着吗?”“嘿~ 你这丫头,”管家撩起袖子,“走开走开,好狗不挡道啊!”“你骂谁呢?”锦娘一手插腰,一手指着他。如燕在一边,看着。恰好在这时,狄春外出回来,远远就看见了她们,跑上来,“如燕小姐,您怎么在这?”如燕终于展露笑颜,“狄春,叔父还好吗?”“先生他…”一想起李将军狄春有些难以启齿,“先进去吧!”锦娘经过那管家的时候,“哼”了一声,抬高下巴,叫你赶我!也不想想我如燕姐是谁!  O_K@\<;~  
狄公和曾泰两人在回廊边走边讨论案情,狄春三人迎面走来,曾泰一眼看见如燕,惊讶的止住脚步,狄公跟着站住十分不解,顺着他的目光望去,狄公顿时热泪盈眶,颤巍巍的抬起右手,轻呼,“如燕!”如燕冲过去,抱住狄公,“叔父!”狄春和锦娘相视一笑。锦娘移步到他们前,行礼,“狄先生,曾先生!”狄公和曾泰对视一眼,笑起来,这丫头聪明得紧呐!            如燕刻意隐瞒了生病以及遇到过元芳的事。锦娘看了看四周疑惑的问,“怎么不见李将军啊?”狄公有些犯难,该告诉如燕吗?如燕好像根本不关心,但脸色却因这句话而有些泛白,“叔父啊?你们怎么会住在何园的?”她的反常狄公看在眼里,心下疑惑,如燕怎么会不过问元芳的下落?虽然她问了,自己可能会有些推搪,但她不问… 难道她知道了? nL5Gr:SLo  
又是晚上,如燕的房间一夜没有熄灯。    小清双手搭上水生的肩,掂起脚,在他左脸上印下一吻,水生没有防备看着小清渐渐跑远,无奈地摇了摇头,不摇还好这一摇,那个白色的蒙着面纱的女子从脑海深处不请自来,她那忧郁的眼,让他又为之一震,呐呐地问,“你到底是谁?”再次拿出手绢,心竟有所悸动。一大早,狄公就让如燕陪他去市集上逛逛。昨晚想开了的如燕快乐得像只小鸟,一路上欢笑不断,狄公也在得知元芳死后第一次笑,也许是上天对他的眷顾,带走了元芳但留下如燕。    水生三人已经到达盱眙,小清并不知道这一趟盱眙行会让她失去水生,如果她知道她一定不会让水生前来盱眙 !H{)L@f  
鲁吉英、狄春、张环、李朗他们正在客栈外收拾行李准备搬到何园,此时元芳和小清扛着病重的彭春来到客栈,元芳在客栈门口向狄春一行问路,就这样不期而遇;鲁吉英欲与元芳相认,但将小清误认为云姑,从而不敢与其相认;待元芳上街买药时鲁吉英和狄春悄悄跟踪,跟到一无人处时吉英与其相认,而狄春则到何园中禀报狄公。 ;_amgRP7$  
如燕等人回到何园,如燕便忙着下厨,锦娘帮忙,而狄公和曾泰则与何五七商谈卧虎庄提盐之事。鲁吉英、狄春和张环三人从通衢客栈出来正好遇到水生等人,水生向狄春问路,狄春等人见是元芳都欣喜异常,然当鲁吉英看到小清误认为是杀手云姑,便对水生声称认错人了,当暗中和张环跟踪,并让狄春回何园告知狄大人。水生和小清对三人这一前一后的态度十分奇怪。水生出去找大夫,鲁吉英跟着,却被水生发觉,绕到他的后面,谈话中得知元芳已经失忆,鲁吉英向他保证会有人将过去全部告诉他。(前面就不细写了,要有疑问就看神三吧!)狄春匆匆赶回,告诉狄仁杰他们在通衢客栈门口看到了元芳,狄仁杰激动不已,命狄春叫上如燕,自己先行赶去。  “锦娘,如燕小姐呢?”到厨房却没有看到如燕。锦娘没有停下手中的活,回答:“如燕姐回房了。”狄春一听掉头就跑。过了一会儿,如燕进来,锦娘“咦?”了声,“如燕姐,手包扎好了?狄春刚来找你找到过没?”如燕疑惑地摇头,“他找我干嘛?”锦娘嘟着嘴皱眉想了想,说:“他没说,一听你不在转身就跑。”如燕笑笑,没有多想,等吃饭的时候问问就知道啦! -b~MQ/, 2  
(直接跳到水生等进何府狄公为彭春看了病后,狄公和水生单独谈话。)如燕来找狄公,路上遇到鲁吉英等人,如燕朝他们打招呼,“曾叔叔,鲁叔叔,宁姐姐!”“如燕姑娘!”“如燕!”如燕发现曾泰等人的脸色很奇怪,便问,“曾叔叔,你的脸色好奇怪?生病了?”曾泰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我”了半天,“我”不出个所以然来,狄春上前结围,“如燕小姐,小的给您介绍,这是小清姑娘。…小清姑娘,这是先生的侄女,如燕小姐!”如燕见到小清,身子一颤,右脚后退了一步才站稳,“我去找叔父!”说着就跑开了。“她怎么了?”曾泰有些奇怪。小清说了一句,“她的眼睛好像在哪见过?”  狄公正和水生说着,如燕就闯了进来。水生本能地护住大人,大喝一声,“什么人?”他的举动狄公看在眼里。但见一女子立在门前时,四目相对,水生想起了那个白衣蒙面女子,“是你!”狄公一怔,他们见过?怎么没听如燕说起?如燕张了张嘴,叫出的竟是,“水生。”狄公压住心中的好奇,解释道,“她就是我的侄女,狄氏如燕。”继而对如燕道,“如燕,他…”如燕平静地打断狄仁杰的话,“我知道的,叔父。”说完,转身离开,她不想让他们见到她哭,但在她转身的那一刻他还是看到了。他将她叫住
[ 此贴被如燕,显儿在2009-02-13 15:25重新编辑 ]
淡淡情愁向谁诉,绢中污浊点与斑。
分分离离难取舍,任它翻滚连日忧。
级别: 小飞侠
发帖
1313
金钱
21447
威望
1629
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2 发表于: 2009-02-12
“姑娘!”水生挪了挪步子。如燕停下脚步回头看他,但他那一声‘姑娘’让如燕感觉他与她的距离已经很远,很远。水生在狄公的注视下走到她面前,从怀中陶出手绢,“姑娘,这是你的东西!”如燕接过,深深地吸气,缓缓地说了声“谢谢!”然后扭头对狄仁杰说,“忙了一上午了,饿了吧!我去准备午饭。”说完转身逃似的离开。  锦娘端着菜往大厅走,正好遇到如燕哭着迎面跑来,锦娘喊住如燕,“如燕姐,你怎么哭了?”如燕停下来,用袖子擦干眼泪,强颜欢笑,“午饭都做好啦?我跟你说哦,有个很像李将军的人在府上,你要记住到时不要一惊一乍的。”“如燕姐…”锦娘欲言又止,点头应允。  狄仁杰得知如燕去过卧虎庄之后只是点头,没有多说什么,但心中却对如燕的举动十分奇怪,这并不像她的性格,这个如燕到底在想什么呢?  <6dD{{J]>p  
“唉~两个女孩都不错,也不知道…”狄春正和八大军头议论着。“现在李将军失去了记忆,肯定是站在小清姑娘这边了!如燕小姐真可怜,守了李将军这么几年,到头来却…”张环不忍再说下去,低低地叹气。小清正好经过,他们的对话全让她听到了,水生以前喜欢那个如燕小姐吗?“如燕小姐要是一开始就和咱们来这,也许现在就不一样了吧!”李朗也道。“那是肯定的,李将军本来武功就高,再加上如燕小姐,那岂不更加!”小清听不下去,难过的离开,水生恢复记忆就会不要她了!那个如燕那么好,那么得人心…  不知不觉竟来到水生的房前,水生见她低垂着眼,知道她有话要说,便问,“有什么事就说吧!”外边狄仁杰和如燕经过,恰好听到小清问水生,“你是要做小清的水生呢?还是做她的元芳?”这一问,如燕的心提了起来,被问的人没有马上回答,像是在考虑,终于那个熟悉的声音响起,但答案却让如燕有如五雷轰顶,险些摔倒,心有如刀绞,他说的那样坚决:“我宁可做小清的水生,因为水生不想小清伤心。” 狄公对他的答案也十分震惊,朝如燕点点头,如燕拼命忍着想哭的冲动,会意地点了下头,二人往回走,带走了希望,留下的是如燕对他们的祝福。元芳,我会替你保护大人,永远! zG [-n.  
通衢客栈的命案总算告一段落了。这天,锦娘实在不忍心让如燕这么痛苦!便问她:“喜欢就要争取啊!”如燕漫不经心地问:“争取什么?”“李将军呀!”如燕抿了抿嘴,摇头:“这样很好,以前,这个大棒槌从来不会说……但那天为了那个小清他说了‘他做她的水生’,锦娘,也许那样的生活更适合他,没有杀戮,没有血腥,他总说我像个小孩子,我也该长大了,保护叔父的责任就交给我吧!他现在是水生不是元芳,我爱的是元芳,不是水生,水生应该有属于他的幸福,我又有什么权利去剥夺?(深深地呼了口气)元芳永远在我心里。”右手握拳,按在心口,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很美!锦娘不语,只是好心疼这样的如燕姐,什么都为别人着想,完全不顾自己的感受,锦娘知道,如燕并不是那种人,只要是李将军她都会爱,不会因为他失忆就离开他,绝对不会的。她们并没有发觉门外有个人站了很久,从她们谈话开始,一直到如燕说:“我会祝他们永远幸福、快乐!”之后才转身走开。背影,那么凄凉,落寞…锦娘给大家烧点心的时候撞见不一样装扮的小清,进了她自己的屋。当时她并没有多想,只是心中纳闷,这小清今天怎么打扮的跟个女侠似的。想归想却没有放在心上,去了厨房
[ 此贴被如燕,显儿在2009-02-13 15:25重新编辑 ]
淡淡情愁向谁诉,绢中污浊点与斑。
分分离离难取舍,任它翻滚连日忧。
级别: 小飞侠
发帖
1313
金钱
21447
威望
1629
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3 发表于: 2009-02-12
何五奇以及通衢客栈的命案皆破,坏人难逃法网,所有人都松了口气,但又不可懈怠,毕竟邗沟覆船案还没有侦破。狄大人正与曾泰闲聊,如燕端着茶走进来,“叔父,曾叔叔,喝杯茶吧!”“如燕啊!最近怎么样啊?”狄仁杰笑呵呵的问。如燕为二人倒了茶,听他这样问,噘起嘴委屈地走到狄仁杰身边,挽起他的手:“叔父,您现在才想起小女好不好啊!这也太迟了吧!我可是您的侄女耶!您怎么一点都不上心啊?”狄仁杰和曾泰相视一笑,“恩师,学生还有事,先告辞了!”狄仁杰点点头。曾泰离去后,狄仁杰像是突然想起什么,敛去笑容,正色道,“如燕,叔父有个问题想要问你。”如燕:“问吧!”狄仁杰:“你一定好奇那天我听了水生的回答为什么没有反应吧?”如燕抬起眼眸想了想,答:“嗯!”狄公喝了口茶,说:“因为第一天,他来的时候就说过了!”回忆……(回忆就不写了,电视上有的。)回到房间里,如燕想着狄公的话:“但我还是把他当元芳,如燕,你呢?把他当元芳吗?…如燕,不管他现在是谁,他永远都是元芳啊!”是,他是元芳,可是,我把他当元芳又有什么用呢?他自己都把自己和元芳分开了呀!…正想着,锦娘跑进来,“如燕姐,今天那个小清好奇怪啊!”“奇怪?哪里?” Kq.)5%~>  
锦娘比手划脚的把事给说了,如燕听得云里雾里的,但也算是明白了,沉吟了好久,猛然醒悟,“嚯”地起身跑到外面,(与此同时进行的就是那个云姑冒充小清的离奸计,以及水生一些话的根据,这里也不祥写了,因为内容忘记了。)如燕叫住狄春,问:“狄春,那个小清是不是有一个姐姐?叫云姑?长得跟小清一模一样?”狄春肯定的回答:“是啊!怎么了?如燕小姐?”听完如燕飞似的跑了出去,身后的狄春一头雾水。眼见这天就要黑了,找不到水生和小清,如燕急得不得了,突然一个激灵,他们的应该是叔父。皱着想到这,右手手指躬起,放到嘴里,仰天长吹,几个黑衣人‘腾空’出现,单跪在地:“公主!”如燕冷冷地下令:“天黑之前给我找到小清,记住,一定要保证她的安全!”“遵命!”低着头只听衣裙飘扬的声音,当他们抬头看时,如燕站过的地方已经没有人了。到何园的时候天已经黑了,“锦娘,水生在府上吗?”“在啊!今天他脸上阴沉沉的!”  水生进屋,拔出幽兰剑,此时的他被仇恨冲昏了头脑,提着剑出门,一步一步缓缓地朝狄公的书房走去。“你说他…”如燕的心中突然有种不祥的感觉,水生会为了小清杀叔父吗?如燕没有把握,如果是元芳她定然安心,可是他现在是水生。  BJ{mX>I(  
如燕站起来,什么也没说就跑了出去,锦娘叫也叫不住。水生打倒八大军头,大人从屋内走出来,水生用剑指向他,狄仁杰一惊,不明白地问:“你这是干什么?”水生已经愤怒到了极点,大声问:“为什么要杀小清?”如燕匆忙赶到,听到他这句话,脚下一滞,小清死了?不,不可能!叔父答应过元芳,不会为难小清,一定是云姑搞得鬼!狄仁杰:“你说什么?”水生依旧怒问:“为什么?”如燕冲过去以身护住狄仁杰,对水生说:“没有为什么?因为小清没有死。”水生没有多想,他现在只相信他看到的,“她死了,死在我怀里,她救了我我却救不了她!”狄仁杰劝道:“你冷静一下,把事情的原委告诉我们。”水生冷冷地说:“从现在开始,我不会再相信你的话,你杀了小清,杀了我最好的朋友,你要为此付出代价!”狄仁杰很无奈:“你被仇恨冲昏了头脑,我知道现在什么解释都是多余的,如果你真的认为是我杀死了小清,那你就动手吧!”如燕急了:“叔父!…水生,你简直不可理喻。(柳叶双刀在握)你要杀他,先问问我手上的刀。”那样的坚决,让狄仁杰为之一震。让水生想起了那日他听到她与锦娘对话时的柔情与无助,对上她那坚决的眼,他迟疑了,想起那日在卧虎庄那女子飞离时手绢飘落他犹豫了
[ 此贴被如燕,显儿在2009-02-13 15:26重新编辑 ]
淡淡情愁向谁诉,绢中污浊点与斑。
分分离离难取舍,任它翻滚连日忧。
级别: 小飞侠
发帖
1313
金钱
21447
威望
1629
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4 发表于: 2009-02-12
“如燕,你让开!”狄仁杰看出了他的犹豫,“不必迟疑,动手吧!”如燕没法,垂下双手绝望地闭上眼睛,对水生说:“水生,你要杀他,就先杀了我!”水生举剑欲刺,脑海中闪现出大人的种种画面,以及和这次和大人和这个女子的种种画面,他恼怒地自责,“为什么?为什么我下不了手?”狄仁杰心疼地看着这两个孩子,他们曾经都是自己的左膀右臂,可如今… 唉~回答地肯定:“因为她和我都是你的朋友!”剑应声落地,如燕的眼睛也在这时睁开,只听水生缓缓说道:“虽然我想不起你们是谁,可是在我心中已经把你和她当成我最亲的人,可你,”话锋一转,“可你为什么要杀小清?为什么?”如燕立刻否定,“叔父没有杀小清,他答应过你的呀,元芳!你说你把叔父当成你最亲的人,叔父也一样的,为了你叔父跪拜上苍,为了你叔父难过地三天没有进食,可你呢?这就是你对待亲人的态度吗?”每说一句心都在滴血,停下来顿了顿,她恢复了平静,缓缓地吐出,“别忘了,小清有个姐姐!”水生连退了好几步。狄仁杰也解释:“水生,我没有杀小清,到目前为止,我还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水生边摇头边后退,“我不信,我不相信,你骗我!”说着转身跑开。狄仁杰大喊,“元芳,元芳…水生…” *1}9 `$  
狄仁杰眼见水生消失在视线里却无能无力,又听身后“嘭嗵”一身,张环焦急的声音传来“大人,如燕小姐昏倒了!”狄仁杰一听迅速转身,蹲下来,“快…” 水生回到河边,将‘小清’扶坐起来,让她靠着自己的胸膛,痛苦地说:“小清,我真没用,我下不了手,报不了仇。”说到这里,如燕的话又在耳边响起,“不要忘了,小清有个姐姐!”继而又想起小清曾对他提起过她的姐姐…(回忆那段)就在这时,怀中的‘小清’手执匕首向他刺去,被水生躲开,“你不是小清!你是云姑!”云姑傲慢至极,冷哼一声,“不错,…”(对话电视上也有)何园  如燕双目紧闭,躺在床上,狄公为她把脉,锦娘在一边焦急的候着,把完脉,狄公语重心长地问:“锦娘,如燕之前是不是生过病?” 锦娘蓦地抬头看向狄大人,他的眼神告诉她现在若是撒谎不是明智之举,加上如燕昏迷不醒,也着实让她担心,咬咬牙索性点头承认,将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与他听。狄公听后重重地叹了口气,这孩子跟元芳还真是像啊,什么都憋在肚子里,为的只是能不让关心自己的人担心!这两个孩子的命怎么这么苦呀?他清楚的记得在元芳与他于洛阳分别时元芳对他说的那句话,“大人,待这案子一破,我便…我便娶如燕。”那时他也是羞涩的
[ 此贴被如燕,显儿在2009-02-13 15:26重新编辑 ]
淡淡情愁向谁诉,绢中污浊点与斑。
分分离离难取舍,任它翻滚连日忧。
级别: 小飞侠
发帖
1313
金钱
21447
威望
1629
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5 发表于: 2009-02-12
她的回眸,她的笑、她的哭、她的调皮…… pc:K5 -Os  
“噗嗵~”落水声。 -NiFO  
  g0cCw2S  
张环从外面跑进来。 onG,N1`+  
“大人,从运河埠头传来一声巨响,是爆炸的声音。” ;T-i+_  
狄仁杰:“爆炸?”  ZMg%/C  
张环牛头不对马嘴的接了一句:“庞四说水生去了那里!” 3`SLMPI  
狄仁杰一惊,“什么?……啊!不好,快!” }I#;~|v~<  
边说边往外走,突然想起来,停下来对锦娘说:“锦娘,照顾好如燕。” Q(oWaG  
锦娘:“好!” Xb)XV$0  
床上昏睡的如燕紧皱着眉,似乎很痛苦。 = Ky1v$<  
N#Qby4w >  
“兄弟,兄弟”这个声音很低沉。 _GI [SzD  
“萧然,萧然!”另外一个声音。 .7+_ubj&,  
萧然昏昏沉沉的醒过来,吃力看着水生:“李…李将军,公主…公主她,很爱你!”  J@(*(oQb  
说着头往边上一垂,闭上了眼睛,脸上带着微微的笑意,似乎很幸福。 ;G;vpl  
公主,我没有让你失望,如燕,你一定要幸福! 2X]2;W)S;  
rZ w&[ G  
“萧然!”如燕猛然惊醒,坐了起来。 1,,o_e\nn3  
锦娘吓了一跳,扑过来:“如燕姐,你怎么了?” 7EQ |p  
如燕掀开被子,就要下去,却被锦娘按住:“如燕姐,你怎么了?” Z&JW}''n|F  
如燕:“萧然,萧然!” nDui9C  
“对了,叔父呢?” ~WR6rc  
锦娘:“去运河埠头了,好象李将军也在那儿。” .~ZNlI {K  
如燕一怔:“快,快带我去1” K s8S^77  
锦娘也被她给弄的有些担心萧然,她本来就…… FyZw='D  
扶起如燕。
[ 此贴被如燕,显儿在2009-02-13 15:26重新编辑 ]
淡淡情愁向谁诉,绢中污浊点与斑。
分分离离难取舍,任它翻滚连日忧。
级别: 小飞侠
发帖
1313
金钱
21447
威望
1629
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6 发表于: 2009-02-12
那个红衣女子攀着他的肩,掂起脚尖,在他的脸上轻轻一吻,然后站定,低着头腼腆一笑,冷若冰霜的他也红着脸笑了。……记忆如潮水一般地涌来,没有防备的他一时间不知所措。小清发现了他的不对劲,摇摇他:“水生,你怎么了?”他没有反应,目视着前方,怀中是已经断气的萧然。云姑拉住小清冲她摇头,示意她不要打扰他。就这样陪他坐了很久。黎明悄悄来临,狄大人率人而至,看着呆若木瓜的水生,他担心不已,目光被他怀中的男子吸引:“水生…”元芳:“大人,我回来了。”那一声大人叫得是那么自然,狄仁杰一怔。元芳站起来:“自洛阳一别,您一切安好?”小清猛地抬起头,他,恢复记忆了?忽然间觉得她和他的距离一下远了好多。(萧然,我会在那里说明的。)
[ 此贴被如燕,显儿在2009-02-13 15:27重新编辑 ]
淡淡情愁向谁诉,绢中污浊点与斑。
分分离离难取舍,任它翻滚连日忧。
级别: 小飞侠
发帖
1313
金钱
21447
威望
1629
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7 发表于: 2009-02-12
不禁想起他第一次见到她时,她的那个无意间的回眸。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你怎么了?”不知不觉间她和他已经成了好朋友。如燕回过神,敷衍:“没什么,只是,想起一个人。”锦娘走进来,恰好听到这句话,就忍不住调侃:“那个人,一定是李将军!”如燕:“才不是!”口是心非。他沉默,那个李将军,也总说她像孩子吗?此刻,他怀疑自己,是不是爱上了眼前这个叫狄如燕的女子?……如燕为了那个梦不停地哭,他在一边默默地陪着。……她探卧虎庄,他也暗中跟着…离开卧虎庄,她一路奔跑,他依然在后跟随…她知道他一直跟在后面,直到她安全地回到客栈。………如燕的身子微微抖动,锦娘也无声的流泪。萧然走得很安详,他的唇角上扬。何园  狄大人:“锦娘。”但屋内却空无一人。被子也叠得整整齐齐的。元芳:“大人,如燕呢?”小清和云姑跟在后面,当听到他这句话时,她意识到:他,不再是她的水生。狄仁杰:“来人!”张环进来:“大人,李将军。”元芳不等狄大人说话,就转过来问:“如燕呢?”云姑的手,紧握成拳。张环愣愣地看向元芳,直觉告诉他:李将军的记忆恢复了。庞四:“往运河埠头去了。”元芳马上往外跑,刚跑几步,却被人叫住。  FGo{6'K(:  
云姑:“李元芳,小清还在呢!”云姑虽然不认识如燕,但从元芳、小清的反应以及这名字可以听出这是个女子。李元芳是小清的,绝对不可以关心其他人,否则,她云姑一定会杀了那个女子。 元芳停住脚步。走廊上,如燕听到这一声厉喝猛地停下脚步,转身欲离开。张环出来看到如燕:“如燕小姐。”无法,只好停下来,转回来,点头应了声。里面的人听见声音,都出来,元芳首当其冲:“如燕!”如燕抬头,神色复杂地看着他:“元…元芳!”元芳腼腆一笑,千言万语都化在这笑里。如燕:也许,我也应该放开吧!他,还是那个不苟言笑的李元芳,我,依旧是狄如燕… 云姑跨步上来:“你就是狄如燕!”语气之傲,连锦娘都听不下去。小清拉拉云姑的衣襟,让她不要这样,可云姑哪里肯听,挑衅:“我不管你是谁,你都给我记住,李元芳,是我妹妹小清的,别跟她抢,否则……”狄公听到她这句话,脸色骤变。如燕未等她说完,从她身侧走过,对她的话不予理睬。狄仁杰:“咳咳…云姑,你……”说起了案子,如燕终究是他的侄女,他的掌上明珠,如燕吃的苦已经够多了,不能再让她再受委屈了。
[ 此贴被如燕,显儿在2009-02-13 15:28重新编辑 ]
淡淡情愁向谁诉,绢中污浊点与斑。
分分离离难取舍,任它翻滚连日忧。
级别: 小飞侠
发帖
1313
金钱
21447
威望
1629
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8 发表于: 2009-02-12
李元芳战打颖王元齐。如燕在何园走来走去心中不安:“不行,我得去看看。”从桌上拿起双刀,出了屋子直接飞了出去。元芳与元齐打得正酣,颖王虚换一招,紧接着直刺元芳要害。元芳也不躲闪,手中幽兰剑直逼颖王命门,颖王元齐见状只得收刀,将元芳的剑挑开。元芳:“我不怕死,你呢?”颖王元齐抽身飞离,元芳紧追不舍。进入卧虎庄,颖王元齐的人都被千牛卫拿下。衣袂飘飞声。如燕从空中盘旋而下,在元芳身边站定,元芳:“如燕,你怎么来了?”如燕睨他一眼:“我本来就喜欢凑热闹。”元齐:“既然来了,就都去死吧!”说完几人又斗了起来。云姑也加入了。元齐被如燕双刀割伤,元芳和云姑的剑刺入他的体内,临死前,大呼:“我才是宗主,我才是宗主!”如燕瞄了他一眼:“你不是宗主,谁是宗主?”颖王盯着如燕,直到倒在地上,他的眼睛也一直盯着前方,似乎很不甘心。邗沟覆船案终于破解,所有人都松了口气,但有两个人却并不轻松。(大家猜是谁啊?)  3eOwy~  
8#?jYhT7  
`|9NxF+  
葛天霸已经贬为庶民,卧虎庄充公。小清走进元芳的房间,刚好看到元芳正在收拾行李。站着不知该进还是退,他,真的要走了!元芳以为是如燕,笑道:“鬼鬼祟祟的干嘛呢?”转过身时却发现并不是如燕,而是小清,尴尬地说:“小清?怎么是你?我还以为……”小清自然知道,鼓起勇气:“水生,我能不能和你一起去洛阳?”习惯性地她叫他水生,也只想他是水生。元芳:“我…”真的很想说请叫我元芳吧!可又不忍心伤害她。小清:“你以前答应过的,若你恢复了记忆,你会带我去洛阳。”元芳:“我不是不肯,只是…只是你的身体……我们赶回去交旨,你…这样吧!等你身子养好了,再来!”小清欣喜:“真的吗?”元芳:“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小清:“谢谢你,水生。” 锦娘:“如燕姐,我都收拾好了!”如燕抱起一个罐子:“走吧!” 码头 如燕:“叔父,我们…先进去了!”如燕看了看众人。狄公点头,如燕和锦娘先行上船。元芳看着那抹红转身进船舱,心中的感觉难以形容。狄公嘱咐了葛天霸几句,然后听说小清要来洛阳,自也不好拒绝:“好啊,狄府欢迎你们,啊?!”眼光瞟向身边的元芳,但愿你能处理好这中的情感。一行人上了船,站在船头,岸边的人,越来越小。新的故事从这开始 @D:$~4ks  
狄府后花园 如燕坐在园子里,手撑着下巴,狄仁杰和元芳上朝去了,从盱眙回来已经半个多月,如燕虽然试着放开,但阴影还是有的,每次面对元芳,只有她自己知道心中的感受,但她尽量地放轻松,可是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每当她从梦中惊醒,便再也无法入睡时,她就知道,她再也没有办法像以前那样生活,毕竟在运河埠头,被老天爷带走的是自己的好朋友,好兄弟!她的内心真的无法释怀。元芳和狄公回来时,石桌边没有人,只是上面静静地躺着一封信,一封没有开启的信。马车上,锦娘:“如燕姐,我们…真的…就这样走了吗?”如燕不答,锦娘的眼里有担心,有心疼,更有…不解,不理解为何收到那封信就离开呢?许久,如燕才缓缓的开口:“我不想他为难!”那封信,她虽然没有看,但也知道大致的内容。回忆:如燕去厨房,路经水生的房间,隐约地听到,小清的话:“水生,听那个老先生说你是洛阳的,什么时候带我去玩?”水生:“好!”小清接着又说:“如果你那个时候恢复记忆了,也一定要带我去,好不好?”水生:“好!只要你来找我,我一定带你玩遍整个洛阳。”小清:“真的!谢谢你,水生。”如燕一眼看进去,向后一个踉跄,眼里全是那一幕,小清掂起脚,在他脸上一亲。
[ 此贴被如燕,显儿在2009-02-13 15:28重新编辑 ]
淡淡情愁向谁诉,绢中污浊点与斑。
分分离离难取舍,任它翻滚连日忧。
级别: 小飞侠
发帖
1313
金钱
21447
威望
1629
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9 发表于: 2009-02-12
个女子不似自己,双手沾满鲜血。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那样清婉的女子,才是他需要的吧!而她若没有叔父,她什么都不是,只是个素面杀手,苏显儿。曾经以为,已经拥有了幸福,曾经以为可以和执子之手,与之携老,不想这只是上天让她做的一场梦,梦到最美时转了个弯,让她尝到了无措的滋味。而今,梦醒了,一切过眼云烟,不执迷于梦境,或许对谁都好! “元芳,我走了!帮我照顾叔父!元芳,你会记得我吗?会记得你的生命里曾经有个叫狄如燕的女子吗?会吗?”如燕真的好想回去问问他,但是不能,她害怕,害怕听到她不想听到的回答,所以,她只有带着这个问题离去。低头,看着臂弯里的罐子,萧然,我是不是太自私了?叔父对我有恩,我却一走了之。萧然,你说元芳,元芳会记得我吗?萧然,我该何去何从?告诉我,好吗?泪顺着脸颊滑落。萧然,你是不是觉得我现在眼泪好多?呵呵~我也不知道,三岁那年姐姐离开之后,这些年无论大姐(肖)怎么对我,我都不会哭,可是,自从遇到元芳,眼泪就好像特多,萧然,我不想这样!真的不想这样,眼泪有什么用,没有人相信眼泪,就连我自己……我讨厌眼泪啊!锦娘挨过去,抱住如燕,“如燕姐,哭了就没事了。” 如燕无助地点头。 O ,9,= 2j  
丫环低着头:“小姐走了。”元芳的眼睛倏地睁大。狄公赶紧问:“紫黛,什么时候的事?”紫黛:“就…就在,刚才,收到这封信之后,你们回来之前。”说着指指元芳手中的信。信是小清写来的。元芳:“大人…”狄公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眼神,然后唤人,“张环!”“在!”“你速带人去追如燕,一定要劝她回来。”“是。”狄公安慰元芳:“放心吧!她们走不远的!”这句话同时也是安慰自己的吧!元芳就像迷路的小孩,茫然的点点头,如燕,你要以这样的方式惩罚我吗?  马车刚上官道,就被张环给拦了下来。如燕探出头来:“怎么回…张环?”张环下马,单跪在地:“狄大人命我等前来劝小姐回家。”如燕一怔,家?是啊,那里曾经是她的家,可是现在她却不想继续留在那里,心中一酸!那里有太多的欢笑,有和他一起的回忆,她也不舍,可是没有办法,不离开那里,总有一天她会疯的。压抑住心中的留恋,她道:“你回去吧!我是不会回去的,你代我转告叔父,就说我不孝,不能陪在他的身边,他的大恩大德我只有来生再报。还有转告元芳,认识他,是我今生最大的幸福,请他照顾好叔父。我不后悔爱他,祝他幸福。”张环还想再劝,被如燕打断:“不要再说了,我不想为难你,你也不让我为难。”
[ 此贴被如燕,显儿在2009-02-13 15:28重新编辑 ]
淡淡情愁向谁诉,绢中污浊点与斑。
分分离离难取舍,任它翻滚连日忧。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认证码:
验证问题: 请输入子健在《铁流1949》中饰演角色的名字
上一个 下一个